看到范巴斯滕大帅哥的荷兰队三比零剿杀了不走运的意大利,我十分高兴,因为很久没看到这样的足球了。从没真正喜欢过荷兰,他们不算最厉害的上一代发飙的时候我还停留在剪下《扬子晚报》上博格坎普黑白小照片却不知他任何背景的阶段,也就因为少壮派教头范巴斯滕比较忧郁的小模样和断腿,让我很有好感,才对橙色军团有一些兴趣。意大利呢,因为有太多死敌的人员混杂其中,而唯一我军的23号马特拉齐,也太让我寒心,所以反倒希望他们一蹶不振。在没有偏向的基础上看球是很愉快的事,而能同时听黄健翔和李承鹏东拉西扯胡说八道,更是无比欢欣的体验。

有好多人又出来骂黄健翔了,说他水平臭。我很喜欢他的解说,虽然有时候会替他难过,因为他讲来讲去也只能炒以前的菜,翻旧账,说四年前我去葡萄牙采访当地老大娘怎么怎么了,说N年前斯科拉里对中国记者咆哮,这样的料子已经循环往复不止一遍,何时才能有新的资料让他来说书呢?不在一个大的平台上,就没有什么机会出去采访长世面,小黄的才华可以说是浪费于无形了。

天涯上有个人写了对这场比赛的敬仰贴,题目是“要修几辈子的福分才能看到这样一场比赛啊”,末了他说:

佛曰,上辈子的一千次回眸才换成了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我想,那我上辈子就TMD在伯尔尼球场里当监视器了!

这话说得挺逗,当一辈子监视器,而且是在瑞士伯尔尼,那真是非常悲惨的命运,要当监视器么也要去曼联主场老特拉福德,米兰的那个体育场,皇马伯纳乌体育场和阿根廷的糖果盒球场当监视器,去瑞士当监视器,也许真是几千年才能看到这么一场比赛。即便是2年前阿根廷6比0灭了塞黑的时候,也没有如此畅快过,一来当时没能看到直播,二来我喜欢阿根廷所以不能以中立的平常心去轻松看待。

image

希望这个8号能买来,或者千万别去死敌那些地方就行了。库伊特又和马特拉齐对上了,明显的,马特拉齐又占了下风,虽然库某人在利物浦是让我痛恨的一员,像马斯切拉诺,但到了这儿,就显得比较可爱了。另外,新的队服很好看,绑腿颜色不错,领口一边白色一边是红白蓝道道,挺浪漫。少帅照片挺少,正面照更少,即便有也显得很沧桑。。。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