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当有人告诉我活得太理性,以至于当幸福来敲门的时候,我还要在猫眼里看个仔细,再想想我开门后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我的幸福是否也会让别人幸福。”

 我认识陈富贵这么多年,这句是他说的最棒的比喻。陈富贵就是陈胜陈二爷,富贵这个名字源于他曾经的英文名Rich。富贵很喜欢给别人取外号,从我认识他以来,被他叫过的外号多达二三十个,诸如城城、小李子、李小三、李四光等等:刚才我问了一下,连他自己都已不记得具体。所以现在披露出来,增强日后被称呼时的抵抗力;同理,也让陈富贵这个名字揭开它神秘的面纱,走向世界。

今天中午我被陈富贵洗澡洗衣服的砰砰声吵醒,太阳穴胀痛,缩在被窝里失神,猛然间发现这么多年我的许多事跟这个贱人有交合点,换句话说,他简直是我挥之不去的厄运。不过想到如果反过来也成立,这件事也可以勉强接受。最近这位最佳损友似乎对我的人生大事很感兴趣,迫不及待的要把我介绍出去。然而恐怕要令他失望了,我现在对找女朋友这件事很不上心。故而他只能自我心理安慰像我这样不会拒绝别人的宅男需要的是一个主动的御姐。

事实上,我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可能都会直达幸福,然而我固守着那个路口,即使交通拥堵尾气漫溢烈日曝晒雨雪交加,我还是只会做一个迷离的交警。人来车往,交警只会先敬礼,然后说:“你好,请出示驾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