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小孩真可怕,今天偶在一处报纸上看到一篇小说,写得华丽婉约,甚至颇有苏童的文风,看得我肝肠寸断!不想在结尾处见作者落款,居然是一个初中生,还是作文比赛的二等奖。我当时连死的心都有了,如此小的年纪就才华横溢,长大了还得了?我们这些老骨头还是不要写字了,写出来都丢人。而且,那个女生还跟我住在同一地方,相隔不是千里,才情却差了何止万程?!
       我不敢想像那个女生将来的路,大概可以成为作家吧,跟笔杆子打交道,然后历尽人生的风浪与人际的微妙。到最后,我都不敢想像她的文章会强势到什么程度。《秋禁宫》,我永远记得她写的那一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