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我梦见 祖国的回归   大海之上    月亮睁大它近视的水雾的 眼睛    见证了祖国的归来   这是长久的艰辛之后 祖国奥德修斯的回归 她打扫好那些纵欲过度的尸骨 解散那些训练精良的鸬鹚 将鼓动的鹦鹉的舌头打完结然后 关紧门窗    从容出发   月光温柔淌下 祖国泅水而上   那是长久的飘泊之后 祖国鲁宾逊的归来 她背负的行囊与书生的意见 相反    她带来面粉、酒和乳酪 及时终止了一场 盐与膝盖的盛大交易   那是漫长的暗夜之后 角声一动胡天晓   没有荣誉 祖国上岸后惟有叹息 这叹息有屈子式漫长    终于 安静了她那些坏脾气的臣民 他们立即停止 各种表情的排练    开始 温柔地注视彼此   以及祖国 此时祖国满身伤痕 她有一个雅典式伟大的敌人和 豢养的豺狼若干 朋友们则少得可怜   为了目击 众神的复活 祖国搬迁至河谷之上    河谷之下 是哲学的贫瘠之都   现在她召集来儿子们: 曾国藩正襟危坐 李供奉游览归来    惊异于朱自清家中 五谷丰登    转而研究哲学 网络爱国健儿们息声 他们已诊断出自己 虚弱的脉搏   这是长久的流浪之后 祖国荷马的归来 在此之前    在她的故乡无人倾听 盲目人蘸满酒和血的歌声   之前万人景仰面包    有人 在悬崖边祭祀    火山口上餐桌整齐   那是长久的俘虏之后 祖国斯巴达的归来 之前无人看见她缝制 忧伤的行囊   在秦皇的城墙之中 在儒生紧掩的窗前 在劫劫相连的鼓声之后   现在祖国是安全归来 她逼退海水    熄灭城市 只携一袋干粮和一根水芦苇(命运的旗帜) 在我梦境的彼岸登陆   风在这晚走遍馨香的河谷 把祖国归来的脚步 隐藏     2009年9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