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终于烦我了,在我最需要关怀的时候。
她讨厌我一周仅有半天时间在家的状态。
我终于被她厌烦了,可能我的举动不符合她的要求。
可能现在我能体现孝顺的表现就是赶快离开她的视线,背起沉沉的书包低头走向学校。这样她才不会太反感。我是很尊重父母的人,所以我必须离开在这一刻。因为我真的真的不想再听见她以一种牵强附会的态度对我说“还没到你们上学的时间吗?”
我在带痛的写着,写着,总希望哪一笔可以写的她笑出内心的美丽。

天黑了孤独又慢慢割着
有人的心又开始疼了
爱很远了很久没再见了
就这样竟然也能活着
你听寂寞在唱歌轻轻的狠狠的
歌声是这么残忍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
谁说的人非要快乐不可好象快乐由得人选择
找不到的那个人来不来呢我会是谁的谁是我的
你听寂寞在唱歌轻轻的狠狠的
歌声是这么残忍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
你听寂寞在唱歌温柔的疯狂的
悲伤越来越深刻怎样才能够盟D?br>你听寂寞在唱歌轻轻的狠狠的
歌声是这么残忍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
你听寂寞在唱歌温柔的疯狂的
悲伤越来越深刻怎样才能够让它停呢
你听寂寞在唱歌轻轻的狠狠的
歌声是这么残忍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
你听寂寞在唱歌温柔的疯狂的
悲伤越来越深刻谁能帮个忙够让它停呢
天黑得像不会再天亮了
明不明天也无所谓了
就静静的看青春难依难舍
泪还是热的泪痕冷了
〈寂寞在唱歌〉我听的伤神。
一种无形的伤害
痛心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