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01年夏天,我在暗地认识的小朋友刘阳想要出国留学,他和我说,可能去一个叫Calgary的地方。那时候,还在那个差到不能再差的学校上大一的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加拿大地名,更没有想到,十年后,这里会成为我移民加拿大之后的第一个落脚地。

当那架在2010年3月末起飞的铁鸟把我从北京带到了Vancouver,停留几个小时后又把我带到了Calgary。当我煎熬在那长达十几个小时的高空密闭空间时,我又想起刘阳小朋友,想起当时的自己,虽然我们已经多年没有联络,而且当初的他也没有去Calgary,而是去了Toronto。

2

每每想起我的青春岁月,我会觉得万分羞愧——年少无知的我虚度了那么多美好光阴,如果能够再重来一次,如果我当时懂得认真生活,如今我的人生一定会很不一样。

幸好我还算悔过及时,恶补了几年之后,终于来得及在2010年的4月份,在加拿大度过了我的27岁生日。虽然那是一个很匆忙的生日。那一天,正赶上我找到了房子,从旅馆里搬出来,收拾了新家,吃了一块甜的要死的水果蛋糕。没有许愿。

许愿只是给自己定下目标然后设法使之实现的一种仪式,而我知道自己的目标已定,我只需要马不停蹄,去实现它。

3

4月和5月这两个月,全在办理各种证件中度过。有空的时候就拿着地图逛街,泡图书馆,还申请了一个义工,在一个画展中负责接待工作,很有趣。然后6月开始插班上课,当时我给自己的目标是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提前毕业,最后,我在2010年12月顺利毕业。但遗憾是没有拿到第一名,含恨败给了一个孕妇。

7月放暑假的时候,找到了一份比较稳定的兼职工作,而且非常能锻炼语言,这是我在加拿大的第一份工作,从此告别坐吃山空的日子,还有benefits,还能有点积蓄。

9月再回到学校,边上学边打工有点辛苦,可是明白自己撑得住。其时还在翻译一本意大利语的书。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又回到了06年07年一天只睡几个小时的状态,每天早上拿着浓咖啡上课。我跟朋友认真的说,我不想放弃其中任何一个,因为这些都让我成长。

4

成长是一个长久的话题。从2004年大学毕业进入报社起,我就希望自己能够拼命成长。我比别人睡得都少,工作和学习的时间尽可能的延长,我要弥补我浪费的那些时间,我要成长。一直,就再也没能停下来。

11月,我的编辑告诉我,意大利驻华使馆文化处批准了我的翻译出版扶持基金。虽然出版之路还很漫长,但是无论这几本书出与不出,我都觉得没有关系。文化处能够在看了我翻译的14万字之后批给我这笔钱,已经是对我的一种极大肯定。这已经足够了。

从2005年12月开始学习意大利语,07年在上海上班时候,每天晚上背单词到深夜,一直连夜开着电脑,即使是睡着的时候也在听Rai的广播。这是除了读书和写作之外,我这稀里糊涂的一辈子里坚持下来的第一件事,我希望它只是一个代表性的开始。

5

12月,在小学校毕业,拿到一张还算漂亮的成绩单,而下一步的目标和决心已定。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明白自己究竟要什么。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坚决。

再见2010

写这个所谓的年度总结之前,我在天涯书话里看到这样一句话:“人生一定要有那么些片段,以后想想就流泪的,这就叫不虚此生了。”心里万千的感慨。

对于过去的这一年,内心究竟有多平和;以及为了能有这样转折性的一年,我曾付出多少辛苦,已经没有太多的意义去花费言语描述。而事实上,写到这里,我突然顿悟:其实2010在我的生命里并不是单纯的一个纪年,而是2009,是2008,是2007,甚至可以追溯到2006,这么多年的混合体;是我多年来一直憋着的一口气;是一个小结;是命运终于实现了我一个小小的愿景。

2010年,是转折,是拐角,往前走,又一片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