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老板以及新来的美国同事——叫Andy的RA以及王总到新加坡的植物园(Botanic Garden)逛了一大圈,走了快有一个半小时。新加坡的植物园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Andy指着一些神奇的东西对我们说,这个东西如果在纽约,半个小时之后就会被各种小混混砸到街上去云云……
    以后有事没事可以常去。因为毕竟NUS直接有校车就可以到。我也由衷的羡慕NUS法学院的人能够在那样一个环境下的校区。
    昨天夜里想着喝点马蹄甘蔗水于是又跑出门溜达了一大圈……
    于是今天上午腿都酸的不行了。

    今天跑步的时候就做懒洋洋状。跑三步蹭两步,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回家洗澡……
    这就是所谓的磨洋工!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洗完澡,随手抓起余华的《兄弟(下)》,看了一两章。在我看来余华的兄弟上和下几乎算是两部独立的小说,对于上我还算颇为欣赏,对于下我能明显看到余华对笔下人物的玩弄。
    作者不应该把自己当做是上帝。可以描写残酷,但是不能因为自己玩得爽而去描写笔下人物的残酷。
    看了会小说又睡了回笼觉……9点半才起身去实验室,作为惩罚我今天中午就不允许自己回家睡午觉!哼!

    房子里面的人差不多又要齐了。不知道到时候冰箱会变成什么样子,啊呜~~
    钦~~~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