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礼拜办了这样几件事。
 
1、建立联系 

先是某天有个家伙在MSN上加我,一般我都是点同意的。
然后丫就介绍自己,说是某某媒介公司的。 
“媒介”个鸟啊,不就是公关吗。
丫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建立联系。
我问,你怎么找到我的?
丫说,作为媒介,想找个联系方式应该不难吧。
然后丫问我:请问您是做什么的?
我就倒了。 

半晌,我爬起来,回复丫:
作为媒介,想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应该不难吧?
丫就汗了。 

连我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建立个P联系啊…… 

2、周有光 

刮大风那天,去采访周有光先生。
我很激动。周先生104岁了。
这是我第一次采访超过百岁的老人哎。
以前最多采过90多岁的。
这回厉害,要见到人瑞啦,人瑞耶。

我知道人瑞耳朵不大好,所以做了周密部署。
我把要问的问题都打印出来,还用最大的初号字体。 
A4纸,打印了20多张。 
结果人瑞说,你不用打印这么大字,我看得见。
人瑞每天都看杂志呢。 《炎黄春秋》那么小的字都能看呢。

采访开始,我发现,人瑞的思维自成体系。
人瑞看了我的问题,然后就开始讲他自己想到的事情。
基本跟我的问题没关系。
我想这样不成,我得把老先生的话题扭转过来。
我在人瑞的耳边全力大喊:
先生,我的问题是…… 
人瑞慈祥地对我笑: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3、写稿工作室 

昨晚去阿飞家吃饭。
阿飞做了鱼,还有排骨汤,真厉害啊。
我们商量,应该联手起来写稿,赚大钱。
我们是最会吃饭的男记者和最会做饭的女记者。
嗯,还可以称为,最有八卦精神的男记者和最有摇滚精神的女记者。
这样的组合很有杀伤力吧。 

我们单独写稿,基本写一个字能挣五毛钱。太少了。
但是我们联合起来,写一个字应该能挣一块钱吧。
写一万个字,就能挣一万块钱。
我们再一稿多投,全面覆盖我国大小报刊。
比如写一万个字投十家,就是十万块钱。
但是我们实际上每人只写了五千个字。也就是一个字能挣20块钱。
太牛了,都快赶上王朔了。
我觉得钱景一片大好。 

不过这样的一篇文章,文风一定很分裂。
读者读着读着,发现作者突然变性,阅读趣味一定大增。
对,这是个很好的卖点。 

阿飞说,我们可以开个写稿公司。
我说,还是叫写稿工作室吧。
公司比较麻烦,还要注册,不过那样我们就成私营企业家了。
还是工作室好。
本工作室的特点,就是没有固定的工作室。
这样收税的就找不到我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