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又是很久没更了,阿莲比我开博晚,写得文章却比我多了一百篇左右了,显得我真是懒得多了。叹气,没办法,本性难改。

今天外面阳光还不错,本来是想出去逛街的,结果昨天下午心血来潮去把头发剪了,还剪得巨失败,让我感觉都没办法出去见人了,所以最后还是呆在家中了。这么空闲,于是选择了看小说。

《白马啸西风》一直都听说很不错的,可惜一直没静下心来看看。今天午后就我一人在屋,就想看看这么篇虽短小但很吸引人的小说。

虽然有了期待,庆幸的是,一路看下来,觉得小说确实不错,没有因为期待过高而觉得有了失望。整篇小说弥漫着淡淡的忧伤、无奈和无力,很像看《翠翠》和《半生缘》时的感觉。

我一直忍不住在想,如果一开始苏鲁克不讨厌汉人,文秀不必为心疼苏普而将狼皮放到阿曼的帐篷;如果文秀不是那么善良,亲手放弃这段感情,如果苏普坚持一点点。。。那么结果会不会不一样?这样的问题,主人公李文秀也想过,书中写道“ 李文秀心想:「如果当年你知道了,就不会那样狠狠的鞭打苏普,一切就会不同了。可是,真的会不同吗?就算苏普小时候跟我做好朋友,他年纪大了之後,见到了阿曼,还是会爱上她的。人的心,真太奇怪了,我不懂。」”说到底,或许无论经历了怎样的如果,无论实现了其中的哪个如果,到最终,文秀都只是苏普的好朋友,而苏普会恋上草原上会走路的花——阿曼。结局一早就已注定,无论你是怎样去选择。

小说中另外感人至深的是计爷爷对文秀的照顾,就像文中说的“可是李文秀心中却已明白得很。马家骏非常非常的怕他的师父,可是非但不立即逃回中原,反而跟著她来到迷宫;只要他始终扮作老人,瓦耳拉齐永远不会认出他来,可是他终於出手,去和自己最惧怕的人动手。那全是为了她!这十年之中,他始终如爷爷般爱护自己,其实他是个壮年人。世界上亲祖父对自己的孙女,也有这般好吗?或许有,或许没有,她不知道。”
 
“包罗万有的「可兰经」上也没有答案;如果你深深爱著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有甚麽法子?白马带著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小说就这样结束了,一匹马,一个痴情的善良的少女,很有点白描或者水墨画的意境,有点类似《天净沙 秋思》中“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