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9 18:10:25)

走去影院的路上,妖风呼啦啦地逛着马路。该十八那年冒出的青春痘,仍在快三十的我的脸上,笑春风。一切都有定时,比如,今天,一个人的《桃姐》。
    《桃姐》,a simple life,这个英文名着实契合电影内容。桃姐,无子无女无亲人,在罗杰家做了60年女佣,带大5代人,70多岁时中风倒地,搬至老人院,然后康复,再中风,再康复。期间,与罗杰之间从主仆情,到亲情,彼此更了解,更关爱。说来,这就是故事的全部,那当时的感动和眼泪是去了哪里?

    许鞍华并非我格外钟意的导演,她时不时的出现一下,带来点惊喜,然后淹没。先是《男人四十》,接着是《姨妈的后现代生活》,然后是《天水围的日与夜》,现在是《桃姐》。这便是她在我这里的全部。前两部都还是端着架子讲故事,故事讲得好,熨帖人心;之后两部,风格越发走向反映平凡生活,开始会觉得闷,认真看了反思了,又惊觉不过是人生真实写照。记得在京时,问sunhee的观影感受,她说,电影结束时,她和好友都比较惊讶,这就结束了?是的,全片几乎没有高潮,没有激烈的戏剧冲突;也没有结局,桃姐去世了,其他人仍然照旧生活。这便是最真实不过的人生了吧?世界上,除了所谓显赫政商名流、耀眼各类明星,大多还是普通人吧。普通人过平凡人生,拥有简单生活和情感,日复一日,不过是克服些眼前小困难、享受些当下小满足,从而获得些现实幸福感。如果,如果当真有所谓的高潮,那对普通人来说,也不过是在自身所处的有限境地里可能获得的最高荣誉,或者是得到最深刻的情感,又或者是此生最荣耀的履历,这一切多与年轻二字相连,多是充满着一腔真诚与血气。经历过,然后用一生的时间,无数次的,去回味。“人生最甜美的欢乐,都是忧伤的果实,人生最纯美的东西,都是从苦难中得来。我们要亲身经历艰难,然后才懂得怎样去安慰别人。”电影演到一半的时候,一个稚嫩的童声在影院响起,妈妈我要出去,我不看了。听来大概8、9岁的样子,这样的年纪,哪里了解今后所要渡过的,许就是如电影般淡出两只鸟来的生活啊。
     当然,这当然不是电影所要表达的内涵,这只是我观影后的一点不专业、不成熟的乱弹与瞎扯。但是,如果,你有时间、有心情,那么,还是去电影院支持一下《桃姐》吧。这是一部有足够诚意的电影,用简单的视角、高超的控制力,告诉我们,人不过殊途同归,理应善待彼此;人生不过一段旅途,理应平和安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