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米切尔·恩德

  在一个古老的小城里,生活着一位名叫奥菲利亚的老小姐。很久以前,当她刚刚出生的时候,她的父母便说:我们的孩子将来会成为著名的大演员。因此,他们给她取了这个名字——这是莎士比亚戏剧《哈姆雷特》中那个著名女主角的名字。

  除了对诗人伟大语言艺术的赞赏,奥菲利亚小姐的父母什么也没有给她留下。她没能成为一位著名的演员。而且,她的声音太小了。但是,不管怎样,她还是希望自己能献身艺术——哪怕是以一种最卑微的方式。

  在这个古老的小城里,有一座非常漂亮的剧院。在最前面靠近舞台背对观众的地方,有个隐蔽的箱型小房子。奥菲利亚每天晚上都坐在里面,当台上的演员忘了台词时,她便小声提示他们。奥菲利亚的声音很小,干这个工作再合适不过了。因为她的提示是不能让观众听见的。

  她漫长的一生都献给了这一职业,并为此感到很幸福。渐渐地,她能背诵世界上所有伟大的悲剧和喜剧,提台词时再也用不着看书了。

  就这样,奥菲利亚小姐渐渐老了,时代也在发生着变化。来剧院看戏的人越来越少,因为除了戏剧,现在还有电影、电视和别的娱乐活动。大部分人有了汽车,如果什么时候想看戏,他们更愿意开车去邻近的大城市,因为在那里,能看到许多著名的演员,也能借机炫耀一下自己。

  于是,小城的剧院不得不关闭了。演员们纷纷离开,老小姐奥菲利亚也失业了。

  当最后一场演出的幕布落下来时,奥菲利亚一个人独自在剧场呆了一会儿。她坐在自己工作的箱型房子里,回想着自己的一生。突然,她看见一个影子在幕布上飘来飘去,有时大,有时小。可是,剧场里一个人也没有,所以,这不可能是谁投下的身影。

  “喂!”奥菲利亚小姐用她那细小的声音喊道,“那是 谁呀?”

  影子显然大吃一惊,立即缩成一团——反正影子也没有什么固定的形状。但是,他又马上停了下来,而且越变越大。

  “对不起!”他说,“我不知道,这里还有人。我没想吓唬您。我只是想在这里藏身,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该呆在哪儿?请您别赶我走! ”

  “你是个影子吗?”奥菲利亚急切地问。

  影子点了点头。

  “可是,每个影子都该有自己的主人呀?”她接着问。

  “不,”影子说,“并不是所有的影子都有自己的主人。世上有一些影子是多余的,他们不属于任何人,谁也不要他们。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影子,我叫影子流浪汉。”

  “是这样。”奥菲利亚小姐说,“谁也不要你,难道你不难过吗?”

  “是的。”影子肯定道,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可那又能怎么办呢?”

  “你愿意去我那儿吗?”老小姐问。“我也不属于任何人,谁也不要我。”

  “非常愿意,”影子回答说,“太好了!但是,我必须长在您身上,而您却已经有自己的影子了。”

  “你们会处得不错的。”奥菲利亚小姐说。

  她自己的影子也点头同意了。

  从此,奥菲利亚便有了两个影子。只有少数人发现了这点。他们感到奇怪,觉得有些特别。奥菲利亚小姐不想招人议论。所以,白天的时候,她就请其中的一个影子变小,钻进自自己的手提包里。反正影子在哪儿都能找到地方。

  一天,奥菲利亚坐在教堂,与亲爱的上帝交谈。尽管自己的声音很小,但是,她仍希望上帝能听见自己说的话(因为她真的不能肯定,上帝是否听得见她那细小的声音)。就在这时,她突然在教堂的白墙上发现了一个影子,样子非常消瘦,看上去不像什么确定的东西,他伸出一只手,好像在恳求什么。

  “你也是一个谁也不要的影子吗?”奥菲丽娅小姐问。

  “是的,”影子说,“但是,我们那里都传开了,听说,有人愿意收留我们这些没人要的影子。这人是你吗 ”

  “我已经有两个影子了。”奥菲利亚小姐回答说。

  “那再多一个也没什么关系呀,”影子恳求说,“你不能把我也收下吗?没人要真是太难过、太孤独了。”

  “那你叫什么?”老小姐问。

  “我叫怕黑。”影子小声说。

  “好吧,你跟我走吧。”奥菲利亚小姐说。

  这样,她就有了三个影子了。

  从此,几乎每天都有没人要的影子来找她,因为,世界上这样的影子有很多很多。

  第四个影子叫孤独。

  第五个影子叫长夜。

  第六个影子叫永不。

  第七个影子叫空虚。

  而且,这种现象一直持续下去。奥菲利亚小姐很穷,但是,幸亏这些影子既不要吃的,也不穿衣服保暖。

  只是她的小房间有时候很暗,挤满了许许多多的影子。他们都呆在奥菲利亚小姐这里,因为没有别人收留他们。奥菲利亚小姐也不忍心把他们送走。就这样,她这里的影子越来越多。

  更糟糕的是,这些影子有时会吵架。他们常常争位子。有时候,还会出现真正的影子大战。在这样的夜晚,

  奥菲利亚小姐常常无法入睡。她只好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用她那细小的声音劝说他们。但是,这没有太大的用处。

 奥菲利亚小姐不喜欢听别人吵架,但是如果这种争吵是用诗人那伟大的语言在舞台上说出来,则是另外一回事儿。

  有一天,她终于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大家听着,”她对影子们说,“ 如果你们还想继续呆在我这里,就必须学点儿东西。”

  影子停止了争吵,从房间的各个角落用充满期待的眼光看着她。

  于是,她开始给影子们念诗人的杰作,所有这些内容她都能倒背如流。她慢慢重复着有些段落,然后,要求影子们跟着她念。影子们虽然费了很大的劲,但是他们也非常好学。

  渐渐地,他们从老小姐奥菲丽娅那里学会了世界上所有伟大的悲剧和喜剧 。

  当然,现在的情形与以前完全不同。因为影子能够扮演剧中的一切。他们可以根据剧情的需要,扮演侏儒或巨人、人或鸟、一棵树或一张桌子。

  他们经常通宵达旦地在奥菲丽娅小姐可前演出最精彩的剧目。而她仍然在一旁给他们提示台词。

  白天,除了她自已的那个影子,别的影子都呆在奥菲利亚的手提包里。是的,影子有时可以小得不可思议。

  别人从来没有见到过奥菲利亚的这些影子,但是,他们还是隐隐约约觉得发生了某种不寻常的事情。而不寻常的事情人们往往不太喜欢。

  “这位老小姐有些古怪,”人们在背后议论说,“最好把她送到有人照料的老人院去。”

  还有人说:“也许她已经疯了。谁知道,她哪天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所有人都离她远远的。

  终于,有一天奥菲利亚小姐的房东来了,他说:“对不起,从现在开始,您必须比以前多付一倍的房租。”

  奥菲利亚小姐付不起。

  “那么,”房东说,“只好对不起了,您最好还是搬出去吧!”

  于是,奥菲利亚小姐只好收拾起所有的东西,把它们装进一口箱子,反正她的东西也不多。她离开了原来住的屋子。买了一张车票,坐上火车,上路了,她自己并不知道该去哪里。

  坐了很远以后,她下了车,开始步行。她一手提着行李箱子,一手提着装满影子的手提包。

  这是一条很长很长的路。

  最后,奥菲利亚来到了海边,她无法再往前走了。于是,她想坐下来歇一会儿,不久,便睡着了。

  影子们纷纷从手提包里出来,围在她身边。他们在一起讨论到底该怎么办。

  “本来,”他们说,“正是因为我们,奥菲利亚小姐才会陷人这种糟糕的处境的。她帮助过我们,现在轮到我们想办法帮帮她了。我们大家都从她那里学到了一些东西,也许,我们可以用这些学到的东西来帮助她。”

  等奥菲利亚小姐醒后,他们把计划告诉了她。

  “啊,”奥菲利亚小姐说,“你们真是太好了!”

  后来,她来到了一个小村庄。她从箱子里拿出一块白色的床单,把它挂在一根棍子上。影子们马上开始演出,这些剧目都是奥菲利亚小姐教给他们的。她坐在幕布的后面,一旦影子们在演出中卡壳,她便在后面给他们提示台词。

  开始只有一些孩子过来,他们非常惊讶地在一旁观看。到傍晚的时候,又来了几个大人。看完这些精彩有趣的演出,每个人都付了一点儿钱。

  就这样,奥菲利亚小姐从一个村庄走到另一个村庄,从一个地方演到另一个地方。根据剧情的要求,她的影子们一会儿扮演国王,一会儿扮演丑角;一会儿扮演高贵纯洁的少女,一会儿扮演热情活泼的少年;一会儿是魔术师,一会儿又变成鲜花。

  人们纷纷过来观看,并忍不住随着剧情一起欢笑和哭泣。不久,奥菲利亚小姐便出名了。无论走到哪里,人们都在热切地等待着。因为他们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演出。他们对她的演出报以热烈的掌声,而且每个观众都会或多或少付点钱给她。

  过了一段时间,奥菲利亚小姐攒够了一些钱,买了一辆旧的小汽车。她让一位艺术家给她写了一块漂亮的彩色牌子,两面都用大写字母写着:

  奥菲利亚的影子剧院

  从此奥菲利亚小姐便开始周游世界,她的影子们一直跟着。

  说到这里,这个故事本该结束了,但是它还没有完。

  有一天,由于风雪太大,奥菲利亚小姐的汽车被陷在路上。突然,有一个巨大的影子站在她面前,这个影子比其他所有的影子都黑。

  “你也是一个没有人要的影子吗?”她问。

  “是的,”那个大黑影子慢慢地说,“我想可以这么说吧!”

  “你也想上我这儿来吗?”奥菲丽娅小姐问。

  “你能收留我吗?”影子问道,并走得更近。

  “我的影子虽然已经非常多了,可是,你总得有地方呆吧!”老小姐说。

  “你不想先问问我的名字吗?”影子问。

  “那你到底叫什么?”

  “别人叫我死神。”

  听到这,奥菲利亚小姐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尽管这样,你还是会收留我,对吗?”最后,影子温和地问道。

  “是的,”奥菲利亚小姐说,“你来吧!”

  于是,这个巨大冰冷的黑影便将她团团包住,她周围的世界变得漆黑一片。但是,突然,她又仿佛重新睁开了双眼,这双眼睛变得年青而又明亮,不再像以前那样老眼昏花。在她不用再戴眼镜,便能看清自己是在什么地方:

  她正站在天堂的大门前,周围站着许多美丽无比的身影,他们身穿漂亮的服装,正微笑地看着她。

  “你们到底是谁呀?”奥菲利亚小姐问。

  “你不认识我们了吗?”他们说,“我们就是你收留的那些多余的影子呀。现在我们得救了,不用再四处漂泊了。”

  天堂时大门打开了,那些明亮的身影簇拥着老小姐奥菲利亚一道走了进去。

  他们把她带到一座奇妙的宫殿前,这是一个最漂亮、最豪华的剧院。

  剧院的门口写蓍一行烫金的字:

  奥菲利亚的影子剧院

  从此,他们便在这里用诗人的伟大语言,给天使们讲述人类的命运。天使们能够理解这些故事,并从中了解到,生活在地上的人是多么痛苦、多么伟大、多么悲伤、同时又那么可笑。

  奥菲利亚小姐仍然在给演员们提示台词。另外,听说有时亲爱的上帝也会来看他们的演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谁也没有发现过他。


  第四个影子叫孤独。

  第五个影子叫长夜。

  第六个影子叫永不。

  第七个影子叫空虚。

       最後一個影子,叫死神。

所以。
傻孩子。
為何你總是喜歡這樣的童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