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弄到的dvd还没来得及看,唉唉……
哪天上映了找人请我去影院看吧

假面舞会
by  夏笳
参加一场假面舞会,需要做多少准备?
答案是:不需要。
女人曼妙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时,残留的一线孔雀蓝色光辉还在光洁的玉背凹陷处蜿蜒闪烁,仿佛有毒的纹身,然而下一秒便消失在华丽的水银灯光下浑然不觉。
整个大厅为她一分为二,女人的裙裾如水波一般淌过,艳丽的红唇与红发在孔雀翎毛面具掩映下绽放出璀璨光芒,两侧是无数屏住呼吸的脚步。
乐声响起,戴着紫铜色面具的男人向她伸出手,他们相拥着翩翩起舞,在音乐掩盖下交换了无数令人脸红心跳的对白,一曲结束后便已然出现在隔壁的豪华套房门背后。

“你美得令人心跳停止。”男人低哑地喘息着,手指轻轻叩在面具闪耀着金属光泽的边缘迟疑不决,“可以么?”
“你会后悔的。”女人浓艳的唇边泛开危险的笑容,下一秒钟黯蓝光辉的翎毛仿佛有生命般摇曳扭摆,幻化出一幅布满艳丽花纹的妖蓝色面孔,深红的眸子里火焰燃烧飞溅,同一时间,锋利的指尖已经划开了对方的喉咙。
“大人物……”恢复了本来面目的蓝色女妖吃吃地笑着,“你妈妈没教育过你,不认识的美丽女人不能随便招惹么?”
男人沉重地倒在血染斑驳的床铺中,面具滚落一边,露出略有些花白的头发,然而他墨绿的眼眸中却散出了一星凌乱的光芒:
“我……我认得你……”他沙哑的气声和着血泡一起涌出来,“蓝色的……小女孩……”
沾满鲜血的牯蓝色手指停住了,就在那一瞬间,太过久远的记忆穿越漫长的时空滴溅进来,寒冷的夜晚,一个平庸的年轻学生与一只蜷缩在角落中丑陋的蓝色小怪物相遇,短暂而又漫长的一瞬间。
一杯热咖啡,一个汉堡,还有一件厚外套的温暖,原本应该穿越蒙尘的无数岁月,铭记在心。
如果他们能够透过重重面具认出对方的话。
鲜血凝满了洁白的被单,并且逐渐冰凉下去,房间里寂静得可怕,周围墙上满是层层叠叠的高大镜面,映射出光怪陆离的空间,被妖蓝与殷红这两种浓烈得化不开的色彩满满填充。

舞会的音乐仍在继续,另一对戴着面具的男女浪声欢笑着穿过走廊追逐奔跑而来,却突然听见一声绝望的啜泣声曲曲折折地刺入耳膜,半掩的门缝里只看见一个近乎完美的蓝色形体扭曲一团,正在撕扯自己身上精美的翎毛。
然而最令他们惊恐的是,那个躯体身上的伤口里,正有墨蓝色的血液流淌下来,溅落进满地殷红的血泊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