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儿子六岁生日。
      再过两个月,儿子就要上小学了。真快啊!

      六年前的今天,我在产房里,丈夫自己也在住院。就这么一个人
去面对所有的完全无法预料的一波一波不断袭来的苦痛。
      六年过去了,儿子日日在面前生龙活虎,一天一个变化。但对于
我,当日的一切却仍旧清晰,甚至那份痛苦还依然尖锐。
    
      继续向前追溯。六月于我,实在是个特殊的季节。
     
      十年前的六月,我第一个离开了生活了四年的大学校园,离开了
亲如一家的宿舍姐妹。在盛夏暴晒的让人皮肤都会疼痛的阳光下,
拖着笨重的箱子和一颗眷恋不舍的破碎的心,来到北京西站,登上向
未知旅程进发的列车。前路如何,我不知道。但在当日的心底,却满
怀乐观的画好了一份完美的蓝图。

      十年过去了,我们已回不到昨天。当年离开的那所让我始终无法释
怀的学校,如今连名字都变了,在新的光环面前,我已找不到归属感。

     十年过去了,曾经为生活规划的那份工整的蓝图,仍然平铺在那里,
落满了灰尘。也许它在等待下一个十年去一一实现。

       十年的光阴是什么?为何具有如此讽刺的两面性?
      从正面向回望,十年是如此漫长:漫长到必须经历从单纯的学生,到
为人妻再为人母所需经历的角色变换和心路历程。

      而从回忆的角度翻阅这十年,却又似乎短如一线。所有已经逝去的从
来也没有真的被遗忘。即便只是不经意的一次弹拨,所有记忆都会泉涌
般再现,在你面前循环反复,影像如此的鲜活,生动,仿佛一场最精彩的
大戏,而主角竟是自己。

      十年的光阴究竟象什么呢?此时此刻,我搜肠刮肚,竟然寻不到一个
合适的词汇来渲染我蠢蠢欲动的感受。我的朋友,你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