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标题。

横穿马路的行人,有这么几种情况:

  • 严格遵守红绿灯的指示。就算看到大家都都动身了,如果没有确定是可以通行的情况,决不轻易迈步——包括红绿灯瞎了的时候。
  • 完全不管红绿灯的指示。或者到了马路口就往前走,有车来让车;或者看到别人走也便跟着走。
  • 绿灯亮后,先走的自然从容地从一端走到另一端;后来了几步的,虽然看到绿灯还未闪烁,却也疾步或小跑而过;再后一些的,看到绿灯闪烁了,或者快速跑步通过,或者跑过中场后发现未转红便改为快步行,或者干脆作罢,等下一回合。
  • 也总是有一些人,看着绿灯在闪烁,照样不紧不慢地走着,哪怕是走到一半变了红灯……

我觉得这很能反映出一个人的个性。

昆明某些路口的红绿灯会提前倒计时,也就是在绿灯还差几秒才会亮起而红灯未灭的时候,会有红色的数字跳动,这时只要没有车辆穿行便是可以走了。一些外来的游客不太了解这一状况,就会鄙夷那些不守交规的人们。

============================================================

是的,我回到昆明已经5个月了。本来打算玩一段时间再慢慢找工作的。只是才一回来便被带去了某出版社。

虽然我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对国企的种种不好感的心理准备,但很遗憾,接下来的体验比我想象的更加“真实”些。

详细的东西就不详细说了,也不好说。不是不能说,是说不好。总之,编辑工作确实不是我擅长的。而这也让我更加钦佩那些真正能做出好书的编辑和出版社。——我只不过想做一个美编而已,绝非文字编辑或者选题策划什么的。然而这个出版社里居然没有美编室,也没有美编制度。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部门很多时候是不直接贡献GDP的。我很能够理解这一点,因为作为一个庞大的并且在缓慢地拧巴地转型的机构,首先是要生存下去。并且不是所有人都愿意饿着肚子搞文艺——不,通常是极少数人才会愿意。我无意于做任何改变,也改变不了什么。

只是最近,某政府部门的流氓公务员通过某种关系在我们编辑部要出一本英语参考书的事情,着实让我不堪。我甚至不想回忆他的形貌,他的吐着唾沫翻书,更不用说他那本跟草稿一样混乱并到处流露着复制粘贴气息却扬言要革现有英语教学方式命的所谓“书”。那真的是我见过最无耻的编写者——是的,我承认我还太嫩了,“这算什么”。我本来已经有些妥协,但他的言行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对知识的深深的亵渎。如果我还能继续编校此“书”,并且在责编的位置写上我的姓名,那么我必须向所有我的老师和朋友们以及广大的英语爱好者谢罪,并且祈祷没有人会买到这东西。不,我不要。也许这样做会显得特别清高、特别自命不凡、特别浪漫或者特别壮烈等等,但这真的是我的底线了。为此我宁愿离开这个本不属于我的位置。

也许是到了我该抉择的时候了,虽然我原本打算再观望一下。

============================================================

而是谁现在却已然面临着比我沉重得多得多的抉择。但不管做出了怎样的选择,我们都会理解并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