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大晴,气温猛升。歪老师在这样一个五月的刚诞生的夏天,仍然保持着一个男人应该拥有的坚挺的生活状态,雄赳赳气昂昂地登上了校车,继续履行一个流氓教师应该担当的义务。

入夏以来,广院已经是波涛汹涌,满眼尽是白花花的春光。歪老师每次去了广院之后都异常的尴尬,为什么呢?因为他每次都发现自己是整个学校衣服穿得最多的人。星期四,双核的歪老师关闭了自己作为二流子的CPU,让另外一个负责教学工作的CPU单独工作。不是因为他太正直,而是他怕如果一旦开启了二流子人格系统,他就会徜徉在那仿佛是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拍摄现场而不肯回家了。

看来今天歪老师中午在寝室打PS太过投入,从坐上校车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被一种叫做瞌睡虫的病毒感染了操作系统。车上的广播恰到好处地连载着长篇评书《金瓶梅》,歪老师听着动人心魄跌宕起伏的爱情故事逐渐进入了一段短暂却无比美好的梦乡。

西部农村公路水平的金寨路的颠簸将歪老师唤醒。很快就到了广院,歪老师尽力地伸了一个很大的懒腰,嘴巴里面不由自主地嘟哝了一句:“Strentch my arms.”没想到他进入英语教师的职业转换是如此地自然迅速。如果有高人推介的话,明年的五一劳动模范看来也非他莫属了。

一切就像是编排好的程序,下车,走路,到教学楼,爬楼梯,上二楼,左拐,207教室。不出歪老师所料,一个班的学生还有一大半没有出现。歪老师下意识地扫了一眼下面的学生,定位系统早就开始检查今天有几个美女出勤。就在这时……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