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刊筹备在效率低下的进行,每每希望得到来自上级的更明确的指示而不可得导致热情精确的遵循着热力学第二定律冷却下去。于此同时,北京上海的房价都在继续的向着五万高速攀升,完全不受我的草人影响。这是宏观层面的郁闷。微观层面的郁闷则是上个周末跑香港却意外的自己枯坐了半天,虽是天灾,但也十分无趣,然后就是一大早还和傻逼怄了场气。总而言之,在这种双欠收时间节点上,过什么鸟七夕,一点都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