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当人们描述我时,他们不是说,“安迪·沃霍尔是波普艺术家,”就是说,“安迪·沃霍尔是一个地下导演。”至少他们习惯这么说。但我除了知道如果你不想让人找你或者烦你,那就跟着斯大林和希特勒混以外,我甚至不知道“地下”究竟还意味着什么。但如果事情是这样,那我真不明白我为什么是“地下”,因为我特别喜欢引人注意。乔那斯说影评人Manny Farber是第一个在出版物中用到这个词的人,那是一篇发表在《评论》上关于被忽视的小成本电影导演的文章,接着杜尚在费城举办的一个演讲中公开说如果艺术家想要变的举足轻重唯一的方式就是“走向地下”,但从人们接受的各种类型的电影中,你无法指认出它究竟是什么——无足轻重,那当然,因为它不是好莱坞也不是电影组织。但那也意味着“艺术的”或“肮脏的”或“畸形的”或“没情节的”或“裸体的”或“吓死人的坎普”吗?当我用这个词去形容我们的电影时,我想说的只是低成本,非好莱坞,通常是16mm。(幸运的是,60年代末这个课题已经退休,被“独立电影”替代,其实这才是“地下电影”从一开始就应该有的名字。)

——邓莹译自安迪·沃霍尔《POPism》(波普主义)P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