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

是过多的形容和比喻吞噬了生活的欢乐
但仍然不自觉地陷入某种华丽的冒险
谁来安慰我们的虚荣和矫情,必然的时代病
而现在,再也追不回过去的一个世纪
只有诗歌的药才能恢复青春的健康和节奏

这是一个现代化的房间,一切都不可避免
谈论经济学和符号学,词语更丰富的养料
命运的图案显现出来(我们不是化学实验者)
月光照耀着银行和城市集体的梦境
我们始终在回避孤独的耻辱

夜晚变得珍贵,在黑暗中擦洗迷茫和挫折
然后静静地躺下,泥土是永久的床榻
如同回到了故乡,谁会记得他的面孔?
一片幻觉,吹动时间的尘埃
在苦难的四季中与世界保持孤立的距离

仿佛从短暂的事物中提炼永恒不灭的元素
“让人类学习一次陶醉”,试图打捞生活里
简单而普通的记忆——允许信仰财富
我们已经这样度过了许多光阴
一个渴望从世俗和职业里获得灵感的人

我们都不是各自的神,只身一人
疲惫使人产生怀疑和逃离的怨恨
我们制造的电影中,除了大面积的虚无
只有安静的酒精和疯狂的诗歌
永无止境,一个明亮的修辞照着内心

这种贫穷如此寂寞和芬芳
清晨的时候骑着破旧的自行车
去耐心地谛听混杂的交通,为什么指向过去?
洁净的回忆载着最初的光(完美的空白)
——它们的生长,消失在清凉的道路上

2007。5。3。1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