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挣扎的过程,周围的云层已经渐渐的散开,可以看见下方巨大的城市废墟。那明显是一座明显是一座充满中国古风的城市,即使在高空中,季卿也以自己优秀的实力看见了废墟中央雄伟的宫殿废墟,还有闪耀着灿烂光芒的琉璃砖瓦。

不过季卿堕落的地方并不是那漂亮的宫殿,而是城市废墟的边缘,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季卿很悲哀的发现,自己大概除了怪物没有其他的缓冲。

『不知道在天空中怎么改变方向,就是有个茅草屋作为缓冲也好啊!』

『看样子你一点都不想死嘛!现在是不是后悔之前的选择了?』

“谁……”

一个清悦的叫人直接联想到灿烂微笑的男声似乎在季卿的脑子里直接响了起来,因为出现的太过于突然,季卿现在的神经又在高度的紧张中,所以他几乎难得的被吓了一跳,并且反射性的询问道。

不过才张开嘴,季卿就立刻意识到这样很容易咬到自己的舌头,所以他很快的闭紧了嘴,向周围看了看。

周围理所当然的没有其他人存在,而且刚刚那句话似乎也不像是高空下坠过程中可以听到的,清晰的简直像是在脑海里直接显现,更重要的是,那句『看样子你一点都不想死』,寻找缓冲物只是季卿的念头,对方却好像可以看见季卿的想法一样。

虽然觉得有点离谱,不过因为之前已经发生了足够多奇怪的事情——比如被怪物袭击,然后从教学楼三楼的地板上直接堕落到了奇怪的高空中——所以适应能力本来就特别强的季卿只迟疑了半秒,就异常平静的在脑海里直接想道:

『你是这只怪物吗?你为什么没死?』

『真没有礼貌,怎么可以当面管别人叫做怪物。』那个男音再次在季卿的脑海里响了起来,带着些许笑意:『真令人吃惊,你的反应速度真快,我还以为要我告诉你,你才会知道我是谁,甚至还不相信。』

在他挣扎的过程,周围的云层已经渐渐的散开,可以看见下方巨大的城市废墟。那明显是一座明显是一座充满中国古风的城市,即使在高空中,季卿也以自己优秀的实力看见了废墟中央雄伟的宫殿废墟,还有闪耀着灿烂光芒的琉璃砖瓦。

不过季卿堕落的地方并不是那漂亮的宫殿,而是城市废墟的边缘,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季卿很悲哀的发现,自己大概除了怪物没有其他的缓冲。

『不知道在天空中怎么改变方向,就是有个茅草屋作为缓冲也好啊!』

『看样子你一点都不想死嘛!现在是不是后悔之前的选择了?』

“谁……”

一个清悦的叫人直接联想到灿烂微笑的男声似乎在季卿的脑子里直接响了起来,因为出现的太过于突然,季卿现在的神经又在高度的紧张中,所以他几乎难得的被吓了一跳,并且反射性的询问道。

不过才张开嘴,季卿就立刻意识到这样很容易咬到自己的舌头,所以他很快的闭紧了嘴,向周围看了看。

周围理所当然的没有其他人存在,而且刚刚那句话似乎也不像是高空下坠过程中可以听到的,清晰的简直像是在脑海里直接显现,更重要的是,那句『看样子你一点都不想死』,寻找缓冲物只是季卿的念头,对方却好像可以看见季卿的想法一样。

虽然觉得有点离谱,不过因为之前已经发生了足够多奇怪的事情——比如被怪物袭击,然后从教学楼三楼的地板上直接堕落到了奇怪的高空中——所以适应能力本来就特别强的季卿只迟疑了半秒,就异常平静的在脑海里直接想道:

『你是这只怪物吗?你为什么没死?』

『真没有礼貌,怎么可以当面管别人叫做怪物。』那个男音再次在季卿的脑海里响了起来,带着些许笑意:『真令人吃惊,你的反应速度真快,我还以为要我告诉你,你才会知道我是谁,甚至还不相信。』

果然是那个怪物。

老实说,吃人的怪物可以和自己沟通这一点,还是让季卿觉得相当的恶心的。

『你怎么想不关我的事。』季卿在脑海里说:『我还奇怪为什么你‘死前’为什么要把内丹转移过来,现在看来果然有所图谋。』

『人类啊,你们为什么总是以恶意揣测自己以外生物的想法呢?』怪物在季卿脑海里悲怆的叹息了起来。

可是季卿一点都不为所动的回答:『要是我可以善意的理解之前准备吃掉我的生物的想法,那么我早应该自己往你嘴里跳了。何况,我并不是恶意的揣测,因为你现在和我废话,说明第一,你不能直接收回内丹;第二,我摔得乱七八糟,你夺走我身体也没用。换句话说,你至少可以提出让我全尸的办法来。』

『和聪明人说话还真是轻松。』对于季卿的回应,怪物的回答却有些勉强的成分——毕竟这样直接的被别人说出自己的意图,总有些不甘心,被夺走了控制权的感觉。不过既然季卿那么说了,怪物就没有否认:『是的,因为内丹进了你的身体,我的控制力变弱,你摔得粉身碎骨我会麻烦。所以我打算帮助你,接受吗?』

『请说说看。』

『我可以告诉你催动内丹的方法,可以让你马上就拥有仙灵力,免于被摔死的命运。』怪物回答:『不过这个方法很危险,因为强制‘开窍’的方法快虽然快,但是要是一个控制不好,就会被自己的仙灵力反噬,五脏六腑破碎而死。与之相反的,一旦成功,可以拥有比通常更多的仙灵力。』

『你很会说服人呢!在危险的时候提出唯一的解决办法,说出危险的地方来增加可信度,但是最后又狡猾的把好处列出来。不过比较起这个,最大的危险你没有说吧?』季卿冷淡的说道:『一旦我催动内丹,你是不是可以夺回对自己内丹,把我杀死?』

『……你不相信我?』这次的男音里竟然夹杂了一点点委屈。

『我说了,我没有理由完全相信曾经打算吃我的怪物。』对于这样的男音,季卿依然相当平静的回答:『不过我并不会不接受,毕竟比起现在的必死结局来说,这样要好得多。』而之所以把自己的推测说出来,是让对方等下下手的时候心有顾虑。

即使已经准备冒险,也要为自己争取最大可能性,这就是季卿的做法。

很显然,季卿的策略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那个男音显然停顿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说道:『即使到了这个地步,你竟然还如此冷静吗?你简直不像是人类。』

『我还不用怪物来指责我像不像人类!』季卿立刻冷淡的回答道:『可不可以不要再啰嗦了,我觉得时间不多了。』

『那倒未必,虽然看起来是很近,不过掉下去还要一定的时间。好吧……我们开始吧!』怪物有些闷声闷气的说道:『首先,你先不要抗拒我的存在,浑身放松,什么都不要想……』

『然后我会催动我的内丹……』

『我现在会让我的内丹发热,是不是感觉到小腹有些发热?感受热量周围东西,有‘异物’的存在,你应该可以感觉到你自己的仙灵……』

『会不会觉得你的仙灵流动得很快?被我的内丹催动着的?不要害怕,平静下来,想象自己可以控制它们,对,就这样,慢慢的……』

感觉到这个人类体内的气息渐渐平和下来,怪物微微的松了口气。

刚刚它被吓了一跳,即使拥有自己的元丹,它也没有料到这个少年有如此之高的灵气,好像早就蕴含在那里一般,迫不及待的涌了出来。

不仅仅是仙骨特殊,连潜质也是出类拔萃的,在仙人世家里面,这样的孩子也很少见。

不过更令怪物惊讶的是这个人类的领悟能力,它只说了一遍,这个人类就完全掌握了——不,有些它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说,这人就已经那么做了。

比如刚刚那控制灵气的流动,在第三步,它要求人类感受它们的时候,这人就已经开始控制它们,让它们减缓下来。

这样的潜质,真难想象他真的一点都没有修炼过。

难怪景毓会那么想要他。

『……既然这么顺利,再来就是等到这个人类的仙灵完全催动起来的时候,就可以夺回自己的内丹了。』怪物如此盘算道:『事情进展的还真是顺利。』

正如季卿所说的,怪物当然不是好心的要把自己的内丹送给季卿,只是和内丹落到仙人手中,完全成为修仙的材料比较起来,如果把内丹灌到了季卿的身体里,无论仙人们教会季卿修行,还是杀死季卿,内丹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那时候怪物就夺回一点内丹。

可是现在,一向不留情面的景毓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把整颗内丹留在了季卿的身体里,等于给了怪物一个机会完全回收内丹,怪物当然要完全利用。

『幸好在是这种危机状况下,这个人类的智商和态度太超乎常人了。』

怪物才如此一想,季卿平静下来的灵气却忽然的又湍急了起来。

刚刚不是控制住了吗?怪物慌忙审视季卿的内部——内丹之于它犹如魂魄,所以它现在可以说在季卿身体里的——这一看却把它吓了一跳。

本来它打算让季卿催动自己的内丹,然后当自己内丹彻底运行起来的时候,就猛然控制住内丹,然后直接从季卿身体里拉扯出来,这样不仅可以夺回自己的内丹,甚至可以夺走一部分季卿的仙灵,而仙灵已经活动起来的人类比普通人更加有‘营养’而且美味,季卿最后理所当然的会成为怪物的大餐。

可是现在季卿一开始是按照怪物所说的那么做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体内的仙灵竟然又快速的流动起来,并且有不少仙灵竟然以肉眼可以确定的形态消散在空中,怪物在惋惜那些灵力的浪费之余,更担心起季卿的状况来。

灵力的来源就是‘精气’,这样浪费下去,季卿一定会因为精力枯竭而死。

『如果失控的话,只有强行取出内丹了,只是这样损耗也很大。刚刚还夸奖他学习能力强的,没有想到是个废物。』怪物有些忿忿的想。

可是这么想着它又觉得有点不对,怪物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第六感,于是它仔细观察起季卿的体内状况来。

季卿却一点都不知道怪物在内视自己的修炼,也不知道他正处于危险之中,他只是觉得身体很舒服,并且觉得这样控制身体里的气流很有趣。

虽然一开始觉得身体里流动着的这些气团很可怕,但是他很快就清楚地意识那些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季卿可以感觉到那些气息的强大和傲慢,它的力量和自信……不,不是那些……这些气息就是季卿自己,与生俱来的一部分。

季卿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有七个部位在产生着这些气息,并且催动着它们流动。

虽然季卿一开始按照怪物的话,让气流缓慢变得缓慢了下来,但是他却觉得并不愉快。那种柔和而温暖的流动或者很舒服,但是那种慢慢腾腾的接收速度却不合适季卿。这个感觉做物理习题一般,明明看一眼就已经知道题目的答案,可是为了配合老师,季卿不得不一步一步进行一些他看起来完全没有必要的推导。

既然现在自己不是在考试,季卿就觉得自己的气息应该像一开始那样,狂野的流动着,自我,不收任何约束,睥睨一切!

而且季卿也想看看,那七个部位可以产生多少气流。

所以他任性的催动着这些气息流动了起来,让那七个部位不停的产生气流。

身体里的快感很快的控制了季卿,季卿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的舒服过!

只是在这过程中,季卿也感觉到那红色的光珠,也是怪物的内丹还不时的阻碍着气流的流动,不服从自己的管理,这让季卿觉得很恼怒。

所以季卿索性控制着灵气,用比一开始还快的速度流动了起来,快速冲击着那颗元丹,把元丹里的热气化为己有。

至于自己精气里原来的那些——跟不上的不要!

不服从管理的不要!

不够纯净的不要!

反正有怪物的内丹作为能量补充,季卿索性任意妄为的浪费着这些精气,要是其他仙人知道了季卿的想法,大概会活活气的昏过去。

在反复的这样运行着精气后,季卿觉得有一种冷冰冰的力量浸透他的身体,但是这种寒冷是那样的舒服,似乎动一动手指可以体会到力量的流动,这个世界没有这个力量做不到的事情,也没有可以违抗这个力量的生物。

这在季卿满足的感受着这个力量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小腹一阵火热,怪物的内丹竟然强行自己运转了起来。

这是当然的,当怪物彻底弄清楚季卿在干什么以后,它当然不会让季卿继续下去!

原来怪物也只以为季卿失控了,但是仔细看看,却差点吓呆了。

哪个修行者不是一点一点的把日月精华都积攒起来,一点一点的全部吸收干净,生怕浪费了一滴的,也就季卿这么浪费。

可是要说他不识货么?真正精华的倒又全部吸收了,挑三拣四的程度犹如古董商进了杂货店,美食家去了小饭馆,龙空毒蛇试读了起点强推。

不过季卿选择的仙灵再怎么精华也不能以一当十,他可以这么消耗,完全只是因为体内有颗怪物内丹,这只怪物可是有上万年的寿命了,若不是因为某种原因,绝对不会落到被景毓欺负,逃到凡间吃人的地步,景毓和那妖冶女子联手的时候,没有完全说真话,否则那女子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那么一颗内丹当作垃圾一般的丢掉。

现在这颗怪物内丹却成了季卿吸收的基础,他根本没有像怪物要求的那样催动内丹,只是不停的催动自己的仙灵,不够就拿怪物内丹来补,不久就把那颗内丹磨小了一圈,要是不阻止季卿的话,吸收掉可以吸收的,内丹剩下部分也会给季卿浪费掉。

怪物当然不可能真的让季卿反过来把自己给吃了,所以即使会损伤到自己,也不得不强行运转内丹,要把内丹夺回去。

一时间,季卿就感觉到那火热的光珠在自己肚子里跳动着,即将冲破肚子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