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312日,今天是植树节。

想起以前在学校被我亲手种下的那棵树,不知现在是否还在茁壮地成长,又想起和我一起种那棵树的人,至今已有两年没见。

前些天和老爸聊起那些儿时的伙伴。那时我们住在老爸单位的宿舍,楼下是一个大院,我们这一群无忧无虑的小
P孩,整天到处玩耍,记忆中的大院里,种着许多的桂花树和梧桐树,而这些树,就是我们的玩具。爬树,捉迷藏,踢球,所有的游戏,都在这些树木的庇荫下进行。那时,没有电脑,没有肯德基,没有游乐场,我们的世界被一些最原始的快乐填充着。

而今,树还在,人已散。那些亲密无间的小伙伴,有的上了大学,有的已在工作。记忆是很美好的,但当我再遇见某些曾经的伙伴,却发现大家已相对无言,只是公式化地问一些生活的近况。我们都长大了,大到已经钻不进曾经藏身的树洞,我们都疏远了,远到站在彼此的面前也无法感受到曾经的那份默契。

人人都爱追忆似水年华,这也许倒并非因为我们真的想回到过去,就像陈文茜说的,因为错过了,所以是安全的。

image

但回忆是真的美,美到感染了现在。就像那两个藤井树的故事,翻开借书卡的背面,一阵风吹过,微凉。

image

3
12日,想去看看我种的那棵树。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