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星戴月

世界大得不可以去拥抱

你脚印又小得转眼散失於命数

若有天 这副卖相腐化於尘土

可有一分半秒值得我去自豪

奋斗倦得非奖品可鼓舞

那半个睡房非丝绒被铺可弥补

知我未够好 一世人最硬朗或崇高

原来是不想你等 赶到了病倒也没迟到

回忆这理想不够理想

沿途逛世间一趟只有向上

关注远方得到赞赏

但是我哭以巴开火很牵强

只因想到我们开仗

也因不懂去包容才留遗恨在雪上

是否不记得一个你才有奖

是否只记得所有世人才会不记得我俩

你送赠的非积蓄买得到

你远去目光非广阔眼光可望到

将志愿托高 高到奉献没有问回报

忘掉没私心去披星再载月积雪为谁扫

回忆这理想不够理想

沿途逛世间一趟只有向上

关注远方得到赞赏

但是我哭战火哭得很牵强

只因想到我们开仗

也因不懂去包容才留遗恨在雪上

问心只妄想跟你快乐牧羊

凭这成就到老去亦安详

谈恋爱也许不算理想

为诺贝尔奖出发先算漂亮

光环无论为谁发亮

但是再不会听到你拍掌

不枉这生需按照谁方向

每一天都有所为才能毋负过晚上

是否花瓣铺得更远便更香

是否不记得恋爱我便忘记呼吸早缺氧

是否把放风筝也当硬仗 才是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