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刚下了一场雨,天气凉快透彻不少,狠狠地睡了一觉起来,想起很多事。

先跟大家道歉,真是太久没来了,想不到还是这么多留言,抱歉没有时间一一过目了。

然后汇报近况,直接贴在九州论坛发的帖子,昨天晚上写的(对不住啦,真是懒)

好啦好啦,毕业~~

16号答辩,20号交了论文,昨天导师请吃涮肉,今天收到了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吃吃喝喝收拾东西了。

一直觉得时间紧迫论文做得很是对付,还生怕导师不待见我,结果昨天一坐下来老爷子先给我倒上一杯,说,听说你很能喝呀。
我大寒,赶紧敬了一杯先干了。
老爷子更喜,说想不到你还很出名呀,我好几个学生来办公室看见你的论文,都跟我说你写什么小说的,还是个美女作家。
我更加寒,赶紧再敬一杯。
老爷子继续说,其实这次你的论文几个老师都给分挺高,还是做了不少工作,以后我后面的学生跟着你的成果往后做,致谢里也要提到你的。
我再敬一杯……
在场的其他同学们不由对我露出仰慕的神情,旁边一个姑娘小声说,你还真能喝呀
我苦笑,说若是你你能不喝么……

结果整个涮肉过程变得无比豪放和江湖气,老爷子一边给我们大家倒酒夹肉一边讲他主持物理学院新年晚会一个人喝倒120个人的故事,我们大家赶紧连连称赞,说这年头又能带学生又能发表文章又能喝酒的学术大牛不多了呀更何况依然保持良好运动状态身体蹦儿棒吃饭蹦儿香云云……

总之最后老爷子很高兴地付账去了,同学们吃得很饱,我吃得更饱,还喝多了,头痛……

要离开的时候,总会有些平时淡漠的东西变得格外亲近,让人舍不得,院里的老师和同学,零乱闷热的宿舍,不断涨价的食堂,或者还有别的。

毕业卖书的摊子从31楼门口一直排到28楼,想起曾经在对面楼住过的某土豆写过的一本此间少年,此人貌似现在在校园里还会不时迷路。
想起隔壁学校的某妖男在一个江湖故事里抒发自己对于大学生活的怨念,据说这个故事他写了很久,其中许多细节真实而演绎得令人发指。

不知道许多年后我回来会是什么样的情景,会有活蹦乱跳的学弟学妹领我逛园子么,会有留下来的老友请我吃饭么,会有写着我名字的论文致谢被印成铅字么。

呀呀呀,不再想了,夏天总是故事结束的时候,或许浓墨重彩,同时悄无声息地萌发出新的开头。

这样想着,就可以静静躺下来,看这个夏天慢慢从指缝中流过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