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周二,Lee 就要回韩国待产了。看得出来,她很高兴!因为她早就对这个远离亲人又单调乏味的地方厌烦之极。永远不喜欢这里的食物,永远想念韩国的辣白菜和酱汤,永远觉得孤独,寂寞,了无生趣,当然,还有永远都说不好的法语,种种都让她觉得在这里生活好似度日如年。终于,她可以回到她日夜思念的地方,并且要到明年十月份才重返这个“人间地狱”。归家前的喜悦和逃离这里的兴奋俨然比即将要面临的夫妻分离之痛苦要让Lee更为在意,我不甚理解,可也唯有祝福。希望她在家乡的日子一切都好吧!

班里新来了一个罗马尼亚女孩,身材可以用西瓜来形容。别看形象有点吓人,但人家学习好。据说她1月才刚到法国,可现在日常对话基本没问题,虽然那发音确实不太敢恭维。此女很是为她一口“地道”流利的法语自豪,因为我们这些来了几个月的学生,俨然还均不是她的“对手”。而更让她四处炫耀的是,据说她能parle(说)一口tres tres bien (非常,非常棒)的德意志语。我们这没有德国来的学生,自然无法验证。但她还跟我们吹牛,说以前她也能parle 一口 tres tres bien的英国历史,我尝试跟她说了2句,此女明显一脸茫然,却借口说,2年没说了,都忘了,想捡也就是十天半个月就能捡起来的事。我真佩服我现在怎么这么有耐性,还能坚持听下来她的满口胡吣儿,要搁以前,早2句给她噎回去了。心里不断提醒自己:注意素质,注意素质。给老公讲了此西瓜的故事,老公坚决不相信,她能在不到2个月时间就能日常对话无困扰,就算都是拉丁语种,也没这么快上“嘴”的道理。最后我总结了一下,此女说话,听者都要4.6开,别笑,6该扔,4里面你再过过水分!

提到法语,我最近的学习也算初有成效,积极性也比以前高了很多,平时也会主动性地尽可能多说法语。老师的表扬,小乖的鼓励,看来成绩还是不可小觑的阿。其实,之前有英语的基础,感觉很多东西都能触类旁通。法语的语法虽然比英语复杂很多,但也总能找到类似的地方。目前,我们正在学习简单的时态(过去,现在,将来),每天都在动词的不断变形的单词表中挣扎。不过学了这块,明显对造句帮助很大。感觉学习外语,都有个阶段性的问题,刚开始的时候有点摸不着门,但到了一个阶段,好似突然会有个小小飞跃,一下子对学的东西开窍不少。偶就希望这种小飞跃来得次数更频繁些,跨度更大些才好!可目前学习的最大困惑就是:我怎么一拿书就打瞌睡呢?拿书前的一分钟还精神头十足呢,刚翻开书,拿起笔,马上哈欠连天。看来这脑子总不用是要生锈了,稍微费点神,就明显脑供氧不足。

小乖最近也装模作样地投入到学习热潮中。据说要参加一个全法的英语考试,共有4级,今年他想尝试一下过3级。其曰:甭管有用没用的,先拿个证书,以后退伍了找地儿忽悠也有凭据不是? 不管真假,这种积极上进的想法偶定是100个支持。对于老公的实力,偶还是很自信地~~~

最后,再给大家爆个料,明天开始,偶要去误人子弟,毁人不倦拉。是说,老公部队有位大领导对中文倾慕已久,自学了一段时日,目前好似也要参加个什么中文考试。听闻有女自东方古国来,非要拜师不可。之前,该领导一直在外转战,最近刚回得大本营。休息数日,马上召见老公,重提此事。小乖回家跟户主商量后,今天答复:我们教了!学费给你按正常价打个大折,12欧/小时即可。小乖安慰户主到:别想挣钱,就当打发时间,你也好多练法语。闷头又补充一句:你法语也不太好,不知道能不能给人家解释清楚呢。户主大怒:无知小儿,户主的语言表达能力非你区区法语所能削弱,待我加以时日,再听你们领导说中文,定让他满嘴喷北京腔儿:嘿,你丫,吃了吗?(这句乃户主写博之时演绎之)

周三开始,终于又见到了太阳。连日的阴雨,让我们把厚衣服又重新折腾出来,也又蜂拥迭至地让不少人终于赶上了流感的大部队。班内咳嗽声,打喷嚏声,不绝于耳。这鬼天气,该冷的时候不冷,该热的时候不热。想起<Farce of the Penguins>里面满嘴爆脏字的企鹅最爱说的一句话:the fucking global warming~~~~~~话毕,冰山倾倒~~~

昨日,漫步海滩。随手用手机拍了几张小照片,让大家也感受一下俺们这疙瘩碧水蓝天,素颜(雪)青山的独特景象。

image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