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41.50个小时。
距披星戴月的,打打闹闹的,喜怒无常的,为试卷上个位数字而患得患失的该死而美好的青葱岁月末端已远去。
现在应该是什么感觉?
现在其他人在做什么?
现在我的答卷在何方?
我是不会去对什么答案的。

那就像是一道墙将人阶段性地与过去阻隔没有后路逼得你不得不向前看。
那一切一切一切一切一切一切一切一切一切一切一切都只能存活在灰质沟沟壑壑的缝隙里尖叫着等待被遗忘。
调动一下情感矫揉造作一番。
让这些在沉默中消亡,然后喝杯碳酸饮料,让它们伴着CO2从肺里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