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ginning Epic with Epic Beginnings: metapoetics and programmatics in the proems to Statius' Thebaid and other Latin epics"

  晚上去了个seminar,speaker是教我大一第一门课的老师Chris,也算是启蒙老师了,现在在悉尼大学做博士论文。上面那一长串东西就是他paper的题目,这个paper算是为整个论文服务的。刚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就晕了下:poetics就够闹心的了,还加个meta,怎么看怎么有些解构主义的意思。更搞的是这个Statius,在我印象中就是个溜须拍马的诗人嘛……后来觉得还是挺不错的,一半应该是因为他讲得好,另一半发觉自己确实蛮喜欢文学理论的。

  今天的这个paper还让我对古典学有了新的认识。Chris的这个metapoetics我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古典学家做的事情,于是事后就跟他说了下这个想法,他回答说:这不是Philology,但绝对是Classics。而后不常开窍的我就醍醐灌顶了:所谓传统的古典学家(Philologist),做我们常识中的那种古典学;但古典学家(Classicist)的研究,只要是关于希罗文明,都可以算上。换言之,不管你用的是什么方法,只要具备阅读一手文献的能力并从文献的或器物的“原件”着手,就可以涵盖在古典学的研究范围内。研究方法和角度是第二位的,是可以调和的,是可以相互促进的,是可以兼容并蓄的。

  于是就想起黄洋老师(声明下,我很敬重黄洋老师,文中如有讽刺某些人,绝不是黄老师或类似黄老师的人们)在一篇谈尼采的文章里有古典学家即Philologist的提法,现在看来似乎不完全妥当。每个Classicist都需要接受classical Philology的训练,都首先要做上半个Philologist,但Philology绝不是Classics的全部。话说回来,正经八百的老古典学家(几乎所有在听seminar的老头老太都是……)大可不必为正统性争个高下(还真见过那么一位,还好今儿个他老不在),Chris们估计很愿意顶着comparatist或者literary theorist的头衔继续做同样的研究。

  让爱正名的人们去正名吧,名正了言也未必就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