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写得好好的,想弄点什么操作,一下子全部消失了。气得想打人。
回忆一下,写了和女同学聊天,写了谢亚龙的事,写了李大眼的爱国主义尾声的埋葬,写了新京报的汪曾祺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