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翻起一本外省朋友寄来的地区性刊物,封面中间的一幅水粉画吸引了我。从几棵矮树的上面看到连着的阁楼,木柱和木板搭建,黑瓦。其中两间阁楼是趣味中心,笔调细致,树和余下的阁楼、天空比较写意、模糊,色调非常好,让人感到一种古朴怀旧的气息。刊物的名字叫《高原》。我没有去过云贵高原,不知道云贵高原以前是不是这样,我很小时住的乡村都是平原,除了树木和村庄,可以望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是这幅画让我感觉很亲切,也许所有接近自然的古朴的东西中都有某种亲缘关系。刊物里有画家的介绍,是毕节(贵州一地区)学院的一位副教授刘国旭(以前教过杭师院一位艺术系副教授英语,在他那个租来的木楼上破旧的工作室里,他给我看许多他的作品,其中有一个用纸浆制作的山水盆景,卖了大概一万多美金),画作有国外的收藏者里面还散落着一些没有彩印的画,作为刊物的装饰。

翻到其中一幅时,眼睛停留了好久。一条老街上下着大雨,有一种白茫茫的感觉,街当中一个大人撑着伞,他身边走着孩子,两边是古朴的房屋,一块带彩条的篷帐张在街上面。停留了好久是因为想起自己小时侯,那时和爸爸住在小镇,每两个星期他都会带我去看电影,看的电影都忘了,但他在夜里,特别是下雨的夜里带我出去的那种感觉却记得。有时候是他打伞背着我,有时拉着我的手两个人一起走,穿着雨鞋走在石板路上,雨落到了裤管上,雨打在石板上溅起了白色的水沫,有时旁边传来犬吠的声音,雨使我们紧紧连在一起,没有比这更近的时刻了。这两天麦莎台风经过杭州,外面正下着大雨。。。。

正好可以从网上找到,可惜反而不如黑白的效果好,因为色调过亮了些,天色昏暗些更好。。。。

image

想起诗人黄金明的诗句,也许可以表达这样的感受:

人们翻遍了口袋
才在肉体的镜子找回自己
你听见另一个你
在遥远的地方焦虑地把你呼唤
那不是身体的回声
而是一只耳朵沉睡在一首歌的喉咙中
多少年了,人们推动着
躯体中的磨盘而浑然不觉
你看见另一个你
在灯光黯淡的街道寻找丢失的往昔
那是时光的粉末溢出了恍惚的钟表
              ——《记忆*落日之歌》

是的,多少年了,我推动着
躯体中的磨盘而浑然不觉
我看见另一个我
在灯光黯淡的街道寻找丢失的往昔
那是时光的粉末溢出了恍惚的钟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