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箱里存了一篇昨晚写的日志,除了我自己,谁也看不到。这倒有点像童年的带锁日记本,藏着那些自以为是的秘密。
昨天下午在朝阳医院,接到好几个朋友的慰问电话,包括吾妹晓虹从美国打来的越洋电话。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接到越洋电话,声音温暖而熟悉。一个人在九楼静坐,慢慢去接受这个结果,也思考了许多关于生命的问题,凌乱而清晰,若非这场变故,这样的思考起码要放到三十年后。当生命直面死亡,任何人都是渺小的,脆弱的,卑微的,无论乐观抑或悲观,都是外界看到的表象,而真正触动内心的恐惧与不安,只有自己才最清楚。
暗地走了,昨天凌晨的事。QQ很难得的隐身,接收到最多的就是这个消息。伤离别,这让昨天这个本应该美好的日子变得黯然。印象里,上一次见她是在天津,怀念一同写字的岁月,说了许多祝福的话语,如今却也只能追忆。这令我忽然想到了沈文婷,在那个传说中没有病痛和忧愁的世界,你们都要好好的。
今天上午参加了闽龙杯记者乒乓球赛,和高手们之间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赛场上见到了一个熟脸,就是代表中央电视台参赛的名记李武军,他和蔡猛在各大乒乓球赛事中都能出镜露脸,球技也堪称是记者队伍中的翘楚,近乎专业水准,对付业余选手就有如砍瓜切菜一般,很少能让对手上得了5分。幸好我们网站的两支队伍实力和运气兼备,都在小组赛中出了线,在冲击八强的征程上双双铩羽,败给了经济日报队和工人日报队,这个成绩不算很好,但在高手如云的赛场上也不算丢人了。
开始全盘修改《D罩杯》,要么不出,要出就必须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