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非常荣幸地在天黑前干完活,在QQ上问候了一圈正在赶稿的各家报媒的小记们,乐呵呵地下班。路过报摊,看到南方人物周刊新一期,专题是老男人也有春天,专访罗大佑的,买下。

  
  前天和老虞参加一个饭局,他又职业性地向在座的“美女”推荐俺,看着那个惨不忍睹的女人,一干人喝了三瓶白酒。老虞凑近,一股酒气吹来:你是心理有问题,还是生理有问题?在这个春光烂漫,春心荡漾的春天,作为资深单身汉,这个问题或多或少显得有些尴尬。
 
  
上周末,刚脱离单身汉队伍不久的康师傅给俺来了条短信,让他的26个朋友给他26岁生日的女友各打一个电话,说康师傅爱他的宝贝,祝她生日快乐。俺奉旨行事,战战兢兢照念。电话那头,姑娘的声音很清涩。俺在想象,她一晚上接到26个八辈子和她没有关系的陌生人电话时的慌乱、紧张、惊喜。

   老男人康师傅就这样,在这个春天,把自己的春色,毫无保留地献给一位春姑娘。每每说及此,这位数年前和女同学说话还脸红的男人,数度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