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概念被每天重复的琐事磨损着。

不断地向前走,结果总是亲眼见识墙的厚重。我总是有太多顾虑,也许血肉之躯的一记冲撞就能粉碎这面墙。然而,毕竟大多数隔阂不是纸老虎。平平一堵墙变成了哭墙,石缝里都是信徒的求告。我见到了什么?

现在是怎样的时刻?最尴尬的状态也不过如此这般。
好笑的是,我居然想到了某句歌词“激情后各自沉默”。当然,哪来什么激情,而且也并无沉默。笑到想哭。
伤神就别听张悬了,台湾还有Tizzy Bac。我还有无数悲喜交加的黑色幽默独自吞咽。

小心翼翼不敢触碰仅剩的温暖。

我的存在没有证明。

记忆里永恒还美
但未来却逐渐搁浅
每个人都被孤独遮蔽了眼
对温热交会可能视而不见
被放逐的不堪从前
沉默窥探着时间
放弃多少自我才能学会
用优雅姿态穿梭不完美这世界

------------------------------------

你别给我希望。那样做真的很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