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像我们这么大小的人,都开始喜欢回忆了,而小时候物质生活就那样,所以回忆来回忆去,大家都大抵差不多,无论吃喝玩乐。变形金刚也是回忆的基本项目之一,就好像蓝精灵、巴巴爸爸、鼹鼠的故事如此等等一样。最近真人版《变形金刚》热闹得很,还没看着,倒是勾起童年对变形金刚的悲惨记忆。前天说给我娘听,差点把我娘心疼坏了。

那时候,好多小孩手上都有个把变形金刚,大的有套装的,有柱子哥的,有威老大的,小的也有个把叫不上名字来的。我没有。其实,我心里真想要一个啊,可是凭着我当时懂事的心,我在心里盘算:一个变形金刚,大的要一、二百,小的也要好几十,好贵啊。而且,这东西感觉性价比好低。。。(厄,估计当时还不懂性价比这个名词,这是按现在的心情回忆当年。比如一个任天堂的游戏机,600多块,我爹娘给我买了,我就觉得这种东西可以玩好久,所以性价比高。而变形金刚这个东西,感觉没那么多容量和智慧,我就觉得性价比低。)觉得和爹娘要一个变形金刚,是不合适不妥当的要求。所以,我就默默的把这份心埋在肚子里,眼巴巴的看人家玩,偶尔碰到好说话的,借来玩一下。

刚好那年夏天,在重庆的表弟来南京玩,他大概也就10年来一次这样,于是我爹娘这边对他更是额外的好,光变形金刚就给他买了好几个,除了有最大的柱子哥,还有一套5个挖地虎组合起来的,是不是叫大力神的那个东西。。。我幼小的心灵啊,赤裸裸的产生了一种叫嫉妒的情绪,我真的真的嫉妒啊,狂嫉妒。可是,我还是没有讲,因为我私下认为,这种思想讲出来,估计爹娘也要教育我的,我又把赤裸裸的嫉妒埋在肚子里。

一个夏天过去,我就眼巴巴的看表弟天天拿来拿去的玩,作为主人又身兼姐姐一职,又不好意思开口说你给我玩一下吧。。。于是,我真的眼巴巴看了一整个夏天。眼见着表弟要回重庆了,我鼓了半天勇气,说:弟啊,你看,你要走了,你那个变形金刚带不走那么多吧,留两个给我玩玩好吧?不许告诉我爹妈,他们要问,就说你送给我的!

表弟在我“淫威”下,给我留了两个指甲盖那么大的变形金刚,表说“唧唧咔咔唧”了,就属于“唧”一下就变形完毕的那种。我也乐呵呵的拿着这两个“唧”类变形不知名的金刚,玩了一年。。。

一转眼,这就快20年过去了,我突然想起来讲给我娘听,我娘听了泪花花的说:你当时干嘛不说呢,你说了我说不定就给你买了啊。。。我狂默,心想,那不是说明我懂事嘛~~我娘抹干还没流出来的眼泪花,非常坚定的说:乖,现在还有卖的不?我马上上街给你买一个切~

汗。。。
20年啊,人生有几个20年啊~
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