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的人口问题我也没啥constructive idea,要有就不坐这儿刷微博了。但每次看那些专家的观点,都会有destructive idea,他们的观点我看着根本hold不住水...然后就默默地恨自己知识储存不够、专业木有更新,不如聊shopping神马的那么得心应手。btw,别说时尚浅薄昂,这几年我没闲着地看书、琢磨,当文化学,进步老大了,要不能好几次被伦敦的业内人士抓住街拍么。干什么都有个蜻蜓点水的钻研劲儿,是我大双子本色。更何况人家还AB呢,岂止能一个人打麻将,老大、老二、老三、小四儿分别的,术业都能攻好几门。#又跑题了#

 

 

依靠一点儿专业底子和常识,我就觉得中国的人口问题还是跟老少边穷比更靠谱些,比如印度、孟加拉甚至非洲。欧洲、日本啥的,都是经历过工业革命的国家,大机器代替人工,日本有明治维新嘛、速度还更快呢。人口数量为工业化提供了劳动力和市场—>工业化用大机器代替手工—>改变人的生育观念,提高生活水平不再依靠劳动力数量...简单说我国没这过程,我国的工业化是改革开放后打别人那儿拿来的。观念上自主降低生育数肯定要延后许多,农村现在还多子多福呢吧。观念革命得经历好几代人,具体几代说不好,生孩子坐月子是哪一代人开始的?#又跑题了#

 

为神马我对人口问题老止不住地有想呢,因为本科是人口统计,虽然废了但也能算是童子功。这专业当时设置不久,把好多学科冠上“人口”二字,人口历史、人口生物、人口经济、人口吧啦吧啦,边缘科学似的...话说当年的毕业论文论的是“婚龄和育龄”。基本观点是控制人口增长从育龄入手,20还是25岁生孩子,这100年下来就差出一代人哎,以此类推,long term,多么高瞻远瞩。88年,瀛海威都没在白石桥那儿戳信息高速路的牌子呢,没网上,我见天儿地跑北图,嗯,就是瀛海威后来内块牌子的马路对面,翻书查资料。从女孩儿初潮期日渐提前开始,一路聊下去,生理和心理各角度阐述早婚的必要性。那会儿是保守年代,不兴同居的,必须扯证才能住一起,要不就该人言可畏了(此观点和本人经历无关)。现在看很幼稚啦,确实没想到四个现代化这么快就实现了。建立在物质文明基础上的精神文明也飞速发展,婚前不同居不敢结都。

 

九十年代末回学校拿成绩单,第一次看见毕业论文评语,哎哟那叫一个有高度,就记住一句,“对现实计划生育工作很有指导意义”。指导教授人很好,外号叫“马列主义老太太”,能给母们这搁当年颇为惊世骇俗的观点这评价,相当不易,那会儿都没人好意思公开聊性什么的呢。可成绩是良+。

 

你看我就是这种人,常有人会觉得我有道理、但又不接受我,大恐龙说我good at annoying people貌似和这相关,自他打这么说以后我就深入思考,有结论了,略去不聊...我十岁左右,我大哥抄过一古代人算命的方法,忘记是用生辰还是姓名,反正我的算出来是四个字,李生道旁。太深奥了不懂,我哥说就是这意思:李树生在道旁,有人喜欢,能遮荫能有李子吃;有人嫌烦,因为挡了路。当时我就给自己定了性,有人嫌我烦一点儿没招,这是命,然后就开始各种不吝...哦刚顺手百度了“李生道旁”,一说是“不被人发现或不被人看好”, 一说是“视线开阔、道路通达,将来必有鸿运,吉”~当初要是知道这解释,估计人生的三观都会大不同。#尼玛,这把跑题跑得远了去了#

 

我支持18大这决定之一:“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前一条微博有博友留言说:“国家执行计划生育多年,城市里基本遵守,而农村地区基本没执行,是政策执行不平等”,非常有道理。新的政策调整,是对政策执行不平的校正~目前育龄人口自身为二胎的,基本集中/来自农村。但愿新政策能被严格执行,老龄化问题也能搭车解决。#此为本文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