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被厦门的低温冻回北京的,本来准备的几天的行头,结果到那第一天就层层叠叠都上身了,明显对气温估计不足呀,吃的是经验主义的亏。这几年,北京呆惯了,尽管要抱怨太干了,空气湿度低,但是其实有暖气的冬天还是好过的,我这个南方人每天在厦门都在说“好冷呀”,image,被人取笑不已呀。

鼓浪屿真的是漂亮,我们住的酒店在海的这一边,是过去台湾大富商林家的宅子修葺改建的,名字就叫“林氏府”。

image
“林氏府”的酒店铭牌

image
俺们住的两间房间

image
image
image
房间内是这样的

image
这是总统套房,传说中已经订到11年9月了,经济形势一片大好呀image

我必须诚实地承认,我吃不惯厦门的饭食,也许是带了孩子的缘故,不敢做太多尝试,宁愿保守点稳妥点,刚去的头一天在岛上的旅游点的某餐厅吃饭,蛤蜊里全是沙子,而且卫生状况我也有点害怕,所以就变成了在鼓浪屿的三餐几乎都是在酒店
解决的,还算是可口健康。

大富商林家对我们这种对民国历史不甚了解的人来说也许真的需要补课,但是林家出了一位举国闻名的好大夫,如不知道就真的只能说是孤陋寡闻了,新中国妇幼医术的奠基者:林巧稚。我特意带了孩子去毓园拜祭她,虽然幼小的孩子可能还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向这座雕像鞠躬。

厦门,我们每天就是在鼓浪屿岛上溜达散步,走到哪算哪,岛上有好多非常美非常美的民国别墅,包括民国时期的各国领事馆,要是我一个人来,估计会去找找林语堂故居,好奇地循着舒婷的足迹走走什么的,带着孩子就没有这样的文青了,说不定走过了,说不定和舒婷擦肩而过了呢。

image
我和左儿右儿在追逐嬉戏,不好动的右儿被姐姐推着,120分的不情愿呢

有两天我们乘轮渡过海去了厦门,逛了逛厦大和南普陀,厦大还是一如既往地秉承着厦门气质,太适合在这里谈谈情跳跳舞了,我还很不厚道地和家里的阿姨说起了听我以前厦大毕业的朋友说的厦大女生和南普陀的帅气师傅的故事。很无聊地说,进城的2次,我都带着家里的阿姨跑去“华医馆”做足底了,够修生养息的吧。

image
一个吃,一个睡,妈妈和阿姨在做足底按摩,呵呵,女子全能打呀

image
南普陀寺的山门内厅,阳光最好的一天

image
在厦大数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