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
大师我们无家可归拉住我们手吧让太阳热度烤化我们的浮华和我们的虚假大师我们跟你回家回到阿尔的麦垛边谈谈诗歌和久已遗忘的理想
——卡夫卡·陆(KavkaLu

最近都没怎么安心看电影,于是扒人博客看的习惯也有些停滞了。最近的心就像浮萍一样,四处飘荡,没了根,没了力。
最近的昨晚,在一个偏僻的BBS里,寻到了妖娆JJ的留言。点进去,却得到了这样一条看起来像是愚人节恶作剧似的消息,卡夫卡·陆死了,在下班的路上,被出租车撞死了。车祸猛于虎,如今的虎连水牛都抵不过了,车却大行其道吞噬年轻的生命。我不得不说,我是一直都有些害怕车的。
私下里,很多人都喜欢叫他陆大师,这里面多少含有些戏谑的成分。他的文字,他的视角,总能让我有所启发,也总能引起争议。他写的电影,他看的电影,我许多都没看过。我与他,并不相识,只是在BBS里,只是在博客中,有过留言,有过零星交流。
他曾是热力论坛影评区的版主,记得我在网上发的第一篇影评就是贴在那里的。记得我写《世界》的那篇文章还被他称赞过,当时我可是偷笑了一阵。记得自己曾经仿照他的形式,弄出了个“伪题记”,有些反讽的味道,其实更多是玩笑。记得他的严肃,记得他的愤怒,记得他的执着,甚至有时候有些偏执。但那是对电影的热情,源源不断,拒绝懒惰,犹如体内藏有一台核子反应堆。这让懒惰的我羡慕不已。
我与他,并不相熟,不知道私下里,他的另一面是怎样的。我只是一个从文字里认识他的人。曾经还想着何日去了上海,一定要拜访他(其实我是不敢的)。可他竟然走了,走的时候才40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