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病人

我是一个病人
患上了惧怕阳光的怪病
蜷缩在自己的阴影里
想象孤僻惯坏了孤僻
还没习惯窗外的阳光
却先爱上了窗外的你
我能怎样说起
我不会表达的爱情
依靠想象才能靠近
的你

表外像一块冰
当冰溶化的时候
消失的无影无踪
的你
轻柔的水草在湖泊里
轻抚我的脸颊以
想你看你听你

如此而已
这段时间生活颠三倒四
你睡着的时候我却醒着
你醒着的时候我才睡着

我现在每天只做两件事情:
努力消除你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以及无法抑制的想起你的细节
前者成效甚微
后者纠结难放

我想知道你此时此刻在干什么我会猜想也许是在吃饭也许是在午睡也许是在听课也许是在聊天也许是在不开心也许是在寂寞也许又做梦了也许忙忙碌碌可我不敢打电话我不敢发短信我不敢问你我憋足了好大的勇气才发了一条没有回音的短信为此踌躇很久为此漂荡很久我不敢看以前你发来的短信那简直像一把温柔的刀在身体内侧来回切割这是村上的比喻我想回到从前可一切似乎都变了变得陌生而坚硬王尔德所言男人与女人之间不存在所谓纯粹的友谊失掉了那一层暧昧也失掉了所有的感触成了一个远远的朋友只会偶尔想起只是偶尔联系其实我很容易满足我只是想知道你此时此刻在干什么我没有付出什么我没有得到什么你不必选择刻意的疏远来有意无意的传递本质残忍的善良又或许这一切胡言乱语只是一个孤僻人的孤僻想象我想你是不会看到的

文字是种释放
感觉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