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失望,倚靠在
剥落的墙壁上,
感受不到任何信息。

时间停止了。在那些建筑物、
摆放着各种物品的房间里,
属于我的记忆被抹掉,
它们合伙,把我排斥在外。

没有什么永恒,只是窗外的树
比我们长久,修剪后,
显得新鲜。从前未出现过的
几片叶子,迎着风。

拜祭你时,我鞠着躬。
突然想到以后将以
这种礼仪和你交流,顿时黯然。

每年一次,我默念着。
尽管不情愿,
我也是这个规则的守护者,
直到不能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