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快3点半才下班,我做的版面的标题是:估计四川遇难人数逾5万。回到房间,瘫坐着,悲伤涌上心头,眼泪在眼睛打转。

      这个礼拜几乎每天都是在这样的心情中入睡的。连续10几个小时的工作,躺在床上却睡不着,即便睡着,满脑子都是那些悲惨的镜头。

      做这行,每天面对的灾难太多,“理性”教会了我隔着水面去看那些悲伤。我的文字有很多悲伤,可那些悲伤却与我无关。在大部分时间里,我们总是迅速进入别人的生活,撮开他们的伤疤,用文字雪淋淋地展现给读者看,然后,迅速遗忘。

     遗忘,在大部分时间里,是对付灾难的唯一办法。可这次,太难了,面对灾难,真的没有办法转过身去。

 已经连续一个礼拜,报纸都是用了黑底白字;已经连续4天,每天凌晨3点才能下班。对面做头版的mm,几乎是一边流泪一边做版。实在没有办法看电视,电视里的画面比文字更悲惨,眼泪禁不住哗哗地流下来。

我想爸爸妈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