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武昌司门口的两个建筑,开始我误以为是教堂,细细观察,发现除了颜色上的红白相间外,在顶层的设计上也有精巧的互补,看那齿轮的凸出和凹进。

image

2.黄昏从院里穿过行政楼,抬头看见飞机拉下的长长尾线。
关于远方的歌声好久不听,连这样的仰望也稀缺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