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莫奈

——献给小奈

 

女人实在比男人好多了;

怪不得我们那么喜欢她们。

                 ——K·Amis

 

1

我们应当如何面对那一朵叫做睡莲的花

在她面前,世俗那冰清玉洁的爱

又算得了什么?诗人们捧出得意之作

要给她最好的赞美,仿佛都患了妄想的毛病

 

请不要再亵渎她了。迷人的清晨,雾气

环绕着池塘,百合之水从两座桥下流过

在光芒的簇拥下,她就静谧如虚无地浮着

身下是善良的绿叶,空中是来自内心的香气

 

莲叶何田田:开满野生花卉的土著城市

突然显现一座精雕细凿的池塘,一朵淡黄色

的花傲立于多方水草,不屑于回答

陆地上的声音:她有一种毒药般的天然美

 

2

六月的一天,我沿西湖的潮湿一路走向玉泉

被夜晚打开的笔记本有点抒情的味道

人们在回忆往事,冒充大师的身份

憨态可拘地接受祝贺,接受可笑的赞美

 

正当百无聊赖的时候,我开始自言自语         

把目光移向窗外,看月光不断地唤醒草木

等思绪偶尔掠过最后一排,我便被一股惊奇

之风吹拂,心脏像被千军万马践踏的草地

 

你就是那个突然惊现的意象:也许是我

对蒙太奇的挚爱,把你剪切进了我的世界

你沉默无语,只是点头微笑,拿起诗集

或者掩面沉思,不知道正被目光之雨淋湿

 

3

你知道那一夜我睡得很晚,原来思念可以使

夜晚变得如此漫长,我梦见自己像一个

战败的将军面对一片火海,“左边跪撑

头颅向前低垂”,斩钉截铁地回答着,诺

 

对,你就那朵睡莲,在广州十八楼上

傲视一切,“谁能想得到一个人能够在

自己内心如此地生动地保存着花香、长椅

和晚祷呢?”你向往着远方和内省

 

一个外省青年领悟到睡莲的魅力,他的

隐忍和孤傲变得不堪一击,就像婴儿的啼哭

一辈子只有一次。只要是那朵花,倘若

再一次遇见,我要当面说:请宽恕我的一切

 

                            2007-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