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
我只是一个过路人
在你孤独的时候
在你脆弱的时刻
无所作为的帮了你
填上
一大块空白里的
一小块
“别再留念,你该走了”
你如是说
然而我却无法抑制
误会的悲伤
笨拙的重复着
“你不会死,你不会死”
的悲伤
它有时候看起来
还真像一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