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5
原来的我电视机还有自动关机功能?没有信号之后,我无聊地写作业,它竟然悄悄地关机了。
等我想起,重新打开的时候,信号神奇地回来了,下半场了,荷兰进球了!
日本人呦。。。。。。。。。。

20:08
荷兰打日本,开场不到半小时,电视突然没了信号!
橙色与蓝白突然消失了,耳边没有了嗡嗡嗡的嗡嗡祖拉声,还真是不习惯咧。
找不到任何原因,我只有耐心等待信号像它消失一样地突然出现。。。。

19:15
躺在沙发上滴眼药水。这是我的一个弱项,就像素手吃药时咽喉肌肉总是要抗拒一样,我在滴眼药水的时候,我的眼皮肌肉总会在药水滴下的那一瞬间精确同步地合拢,哪怕我用另一只手把眼皮撑开也无济于事。
我在想,如果有一种外力将眼皮强行撑开再滴眼药水,我那柔软的眼皮会不会同样顽强以至于肌肉拉伤喃?

15:35
同事要来拿镜头,我不得不洗漱换上正装出门。
回到家中,刚刚换好家居装躺下,刀大哥又说要来拿我用不着的厨房用品。
想到厨房好久没用,无法见人,我不得不抓紧时间做清洁,然后洗澡,换正装。
忙完这一切,刀大哥又说算了不来了。。。。
后来,风哥给我打电话说去小通巷喝酒看球赛,被我粗暴地拒绝了。
谁再让我换正装我跟谁急哈。。。。

13:40
泡姐是个神奇的家伙。
她买西班牙赢,西班牙输了;买法国赢,法国输了;第二轮她买头轮大胜的德国赢。。。结果德国也输了。
我短信告诉她德国输了的时候,其实是有点幸灾乐祸的,结果泡姐高兴地说,她买中了昨天的第二场平局,赚大了,补了其他的亏空。。。。。
嘿,泡姐原来是个真赌棍,伪球迷嗦。
不过我还是希望她第三轮不要再买阿极廷赢哈。。。。。。。

11:20
该是交十字绣作业的时候了,拍好照片,打开电脑,一,上不了网。一检查,网线又被元宝咬断了。
这不是头一回我急着出门去电脑城买线了。上一次是元宝咬断了电话线,那时候她还叫闷逗,但一样地调皮捣蛋。
看来,改个正式的大名,一样不解决问题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