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几分是逃避,有几分是沉溺。还有几分只是习惯。我们想要回到从前的年代,被安排好了课程,被安排好吃饭睡觉,每天都要准时上学再准时回家。

被学习吓得怕了。虽然总体来讲一直都是在面对的,却也得逃且逃。我和我的好朋友建立起深刻的友谊,我想那都是出于对学习的逃避。我总是和不那么受大家欢迎的人做朋友——我却算是受欢迎的——因此我利用自己的人气,去帮助那些我自以为需要帮助的朋友。

即便如此,有时我的努力仍显多余。于是我便也变得另类——只有我和他们做朋友,可见我有多另类。为了表达我的忠诚,我往往会爱上那个人。那个人可能是个柔弱不堪的女孩,也可能是个调皮捣蛋的男生。

就像电影《xx园》中余虹的性格。交付一切可以交付的东西给对方,只是为了表达她赤诚火烫的心。


而在冬天到来的时候,我总会恢复爱的能力。孩子们在少年宫敞亮的房间里练习跆拳道,我从楼外经过,我的心竟然不能抑制地被击中。我希望那里有一个孩子是为我所爱的,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情愫。也许我想要去爱的不过是另有他人,也许只是我心底的一个影子,我知道的只是,一定有那么一个人存在。

或者我在独自一人吃着昂贵的麻辣烫时怀念起某些东西,又是抑制不住的悲伤,居然就很想摇摇腿甩甩胳膊,充满委屈地哭上一场。但你不能那么做,你得考虑,在你汹涌澎湃颠覆激荡的同时,你为之如此的起因,或人或事,它是否也有同样的感受。如果此时此刻,它没有和你一样,你这又是何必呢?你只想找到一个与你共同燃烧的人,具备某些要素,能够陪着你好好玩一场。

你一直在玩。你没有办法去做些正经的事情。因为,你此时此刻的飞扬遐想,其实都只是正经事之外你穷尽所有想象能够到达的,在这样的疯狂的时刻,正经事是不存在的,癫狂所具备的意义便是摧毁常规,摧毁那什么正经事。自由的含义,亦即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