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大翻领西装,白色小摆裙,Gucci鞋,锁骨间碧绿碧绿的翡翠,一头标志性的白发。傅莹就这样笑着走进新闻发布厅,不是程式化的微笑,而是像见到好朋友那样的笑容。

我想象她会抬着下巴,气宇轩昂,表情则点到为止。全错!她极为亲切。

这样的装扮、表情和气场给我带来的第一印象,把她在我心中的形象提升了一个段位。

 

工作人员在记者前面准备了一把椅子,傅莹却站到椅子后面,轻轻靠在椅背上回答大家提问。我着实没想到,这位气度非凡的前任驻英国大使,这位中国第二位外交部女性副部长,会选择这样一个拉家常式的动作。

这个动作的高档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她可圈可点的衣着。

 

满场外国记者颇为客气,问题只关乎经济。全场最尖锐的问题竟然来自我:“对于这次访问,大家都很关注经济,而且默克尔还带来了一支庞大的经贸代表团。但是中德之间在西藏、人权问题上一直有分歧,这次我们是不是会让强大的经贸合作,盖过这些分歧呢?”

傅莹把中德之间的一些问题比作‘雾状’。“比如,我说这椅子是白色的,你说是黑色的,那我们来看看这把椅子就知道谁对谁错了。但是这把椅子外面有层雾,我们要剥开这些雾。”傅莹说,中国人不是傻子,在西藏、人权问题上,我们找到自己的路,我们会前进,但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按照别人的想法前进。

当我听到这里,已经完全忽略掉了她的外表和动作,言语间的睿智、思维的缜密、表达的

独特,甚至让我羞愧最初以貌取她,哪怕取得是好的。

 

外交官、政客就是男人当道的职业,于是,当这些称谓前多了个“女”字,受关注度一定倍增。傅莹不会让你忽略她的性别,她也不会用刻意的强势去磨灭性别带来的特有温和。但是她温和地说出的那些语言,会让你只关注她在表达的,其他一切,统统忽略。

 

发布会结束,傅莹离场,在我身边停下。

中央电视台记者?

是的。

有机会和你们坐下,好好聊聊,呵呵。

 

我保持极大的克制,才没在那些我认识的记者、外交官当中,拉着傅莹部长说:我总算见着您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