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羊补牢 《纽约时报》欲重树报纸公信力

秋声 文

《纽约时报》的一个内部委员会日前提出一系列建议,试图籍此来重新树立报纸一度受到重创的公信力。在当今美国,公众对媒体的信任度正在日益减弱。最近的一次的民意调查显示,45%的美国人对报纸上的报道根本不信或基本不信。《纽约时报》的公信力在所有报纸中只达到平均水平,大约有21%的读者完全相信或基本相信他们所看到的报道,只有14%的读者基本不相信。这样的调查结果,对于一直视公信力为生命的《纽约时报》来说,显然这是一个无法接受的状况。

 这个委员会由11名编辑,6个通讯员,一名制版编辑和一名摄影记者组成,于4月26日向主管该委员会的报社执行主编比尔•科勒(Bill Keller)递交了一份16页的报告。据有关方面透露,该委员会的建议包括报社主编对报纸的工作做出更多的点评;更积极地回应读者对报纸的批评;让读者更方便地将电子邮件发送给记者和编辑等等;同时,还通过增加对宗教、农村地区、文化生活及生活方式等领域的报道,使公众更为全面地了解美国。科勒说,“为了提高我们的公信力,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例如,应该尽量减少匿名消息的数量,减少报道中的事实性错误,要将新闻和评论清楚地区分开来。同时,应该让读者更为透明地了解报纸的具体运作和各项决定。      

科勒认为,这份报告可以看作是报社进行下一阶段行动的蓝图,并且希望,通过向所有编辑部成员进行解释和指派专人负责,“使这些指导方针得到切实贯彻”。但是,“是否这些改革自身就能够增加公众对新闻机构的信任呢?当然不会。”科勒认为,有很多因素是报纸本身无法控制的,因此, 报社也只能够将份内的事情做好,“不过这一点也非常重要”。     科勒在报告中尤其关注的是,公众对报纸的批评在去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达到了高峰。在那场战争中,《纽约时报》大部分时间选择了沉默。不过委员会认为,现在大选已经结束,报纸应该对公众的批评做出回应,完全可以“积极而恳切”地向批评家们和读者做出解释,这样才能够使他们明白事情的真相。

报告指出,“我们坚决相信,‘行动说明一切’现在看来是不够的。”因此委员会认为,报纸应该制定出相应的策略,不仅可以对公众的批评做出评估,同时还可以就是否对公众的批评做出回应以及如何回应做出决策。“我们需要更加积极地解释我们的行为、决定、方法、价值观以及我们的运作过程。”此外,委员会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使记者能够在“受到不公正的攻击时得到保护”,而这种保护工作不仅需要所有记者一起合作,更需要报社的“沟通、营销和法律部门的支持和建议”。

在《纽约时报》的历史上,曾经有过另外一次委员会的调查。事件的起因是,该报记者吉森•布莱尔(Jayson Blair)于2002年10月到2003年4月间,在至少30起报道中有剽窃和捏造事实等欺诈行为,并被迫于2003年5月辞职。随后,《纽约时报》指定一个专门委员会对其进行调查,由艾伦•西格尔(Allan Siegal)领导整个调查委员会,并于2003年7月公布了一份58页的报告。     而西格尔目前也恰巧是现在这个委员的负责人,但是两次调查的起因不同。据科勒说:“第一个委员会是为了使我们自己的运行更加有序;而第二个委员会所面临的问题则更加严重,因为公众对媒体的可信性进行了更为广泛的批评。”

5月2日,科勒对委员会的报告做出了批复的草稿,并计划将此草稿和报告一起刊登在今天的《纽约时报》公司的网站上。在批复草稿中,科勒指出了对匿名消息的引用问题。上个星期,几家报纸驻华盛顿分处的负责人在与白宫官员会面的过程中,要求报道中所涉及到的政府官员的说话,都必须给出真实姓名。

而报告则敦促要严格禁止采用匿名的消息源,不过报告也并没有表示要彻底杜绝采用此类消息源。而且,委员会同时也认为,全面抵制私底下的吹风会,也没有什么道理,毕竟有时候重要的信息只能够通过匿名的渠道才能够得到。

至于事实性差错,这份报告指出,《纽约时报》去年刊登了3200条更正消息,并提出了一个跟踪差错以便找到出事实性差错的基本模式,从而能够建立一个体系来杜绝事实性差错的反复出现。委员会说这一体系将不会去干收集某个记者出错率之类的资料,因为使用这种粗糙的统计资料会“招致反感”。

另外,报告还指出,《纽约时报》还利用一种名叫Lexis-Nexis的电脑软件系统来侦探剽窃行为。据委员会透露,一旦这一软件比较成熟,那么《纽约时报》将利用它来对那些可疑的稿件进行鉴定。

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新闻学院院长奥维里•斯卡尔(Orville Schell )认为,《纽约时报》要在“精明的公关”和“行动说明一切”之间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当《纽约时报》太过精明地利用公关技巧来经营报纸的形象的时候,我感觉这份报纸开始变得令人恶心,”斯卡尔说,“不过,我坚信,一份报纸必须要进行自我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