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的评判也总是从聊天开始的。

对人的评判也总是从聊天开始的。

A志趣相投的人。聊天可以随时开始,随时结束。礼貌,谦卑,从不矜夸。有共同的话题,有相似的见解。

B和小朋友们或是贪恋你美色的人聊。他们总有孜孜不倦的热情,但问的大都是不着边际的话,让人不胜其烦,但又不好意思拒绝。

C碰到最多的还是自以为是的自恋狂。和你的对答,轻浅极短,跨时漫长,不露声色,饱有气质。

成为A是需要火候的。而B和C常常是互换的,别人贪恋你,你就成了三;你贪恋别人,你就成了二。

 

新长篇正在接受多方眼目的挑剔。希望能有一个光明的去向,即便是我总是属于那种功败垂成的一类人。四年前未有《暗蓝》的时机,四年后的这一次,新的故事,字字斟酌地下了功夫,叙事、语言还有故事,不再重复安妮宝贝走过的轨迹,也不是叙述感情的一个长篇,其实已是自我的一次蜕变。期待它能交付给我认为值得托付的人去经营它。

 

最近在慢慢搜集材料,就是已经写了个开头亦在这里先行亮相过的教师版欲望都市。这是四年沉淀过后,我的再一次超越,里面将重新改写《暗蓝》的部分内容,亦是挖掘自我的总结。渐渐摒弃繁复的语言,力求用简单来讲述深刻的道理,用夸张的笑来汲取黑暗中的悲。F小朋友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灵感,谢谢。

 

   范晓萱出了新专辑。新的造型青睐万分。我之所以对她一直留有深刻的感情,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始终记得在那个雨天,他在递给我的,那盘表面还留有水珠的《RAIN》。这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95年。十多年已经过去。我依然还记得那时看到《半生缘》,然后对他说,人生该有多少个十八年呢。但那时候,真是轰烈的青春,每个人都是赤子,哪里懂得时间的面目全非。现在懂得了,人却已经飘散。豆瓣上有人说,活在回忆里的人都是个诗人,我觉得人老的标志是,你会为颁奖礼上某个你喜爱的歌手拿奖而哭泣,你会为新闻里受难的人们而哭泣,你会为电视剧里某段感人的亲情而哭泣……但唯独不会为爱情而哭泣,对的,要时刻记住的是,我是爱他们,但更爱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