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做了关于碘盐安全性的稿子,愈加地发现了这个世界的诡异和奇妙... 
手指在键盘上砸字,耳朵里,我听的到,十几亿同胞嘴里讲着心里的呼喊:打破盐业垄断,要求国家赔偿、道歉。 而所有所有这些要求,逻辑上要想成立,必须是,这个国家在给他的人民喂毒药。
所以,碘盐,必须是有毒的。 
我一页页地翻看文献,惊异地发现,我们被当做碘盐有毒的知名学术杂志的文章,却被同行用作证明:碘盐过量不好,但坏处不大——这样的结论,刊登在同一本杂志上,只 隔了15页纸。 
我收到推广碘盐的国际NGO组织(好吧,也许,我该承认,这不是非利益相关组织,谁知道他们的钱从哪儿来呢,保不定,有我们的政府、盐业公司的资助呢?)的科学顾问给 我的回信,对方说: I do not think there is a link between iodine excess and higher incidence of thyroid cancer. All to the contrary: in iodine deficient regions the incidence of thyroid cancer is higher than in regions with NORMAL iodine entake. (I agree this does not rule out an effect of EXCESS iodine). — —那个括号,让我踌躇了很久。 
又过了几天,我已经交稿了,信箱里忽然发现了上面很可疑的国际NGO组织亚洲研究部头儿(没法儿,方向太小了,我实在找不到跟那个组织木关系滴著名专家)——东人 (Eastman) 先生的回信。说到开放无碘盐,对方一个外国人,居然国际主义精神大爆发,慷慨激昂地陈词:If you do this China will return to the problems of the past where goitre and mental retardation was very common throughout the country much like the problems in Tibet. 还跟上一句“You do not want that to happen.” 还 附了一巨大无比的附件,他在西藏考察的数据、结论...居然还有照片。 
估计,中盐公司肯定给了这家伙不少钱,可惜,他的资料,我都用不上了,只能在这里致谢的一下。
 再然后,我发现,这个结果然是几乎解不开的。盐业公司的垄断,产生的暴利上交利税,利税肯定是政府沾光,而科学家们拿的是国家的钱,便不是独立的。
几乎没有办法打 破这个逻辑,即使,我们的政府亲自组织了一个“公正、独立”的科学评估机构。
 文中,我引了所谓的 食品安全风险评估委员会去年成立时的章程: 
第四条,卫生部确定的食品安全风险评估技术机构负责承担食品安全风险评估相关科学数据、技术信息、检验结果的收集、处理、分析等任务。食品安全风险评估技术机 构开展与风险评估相关工作接受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专家委员会的委托和指导; 
第五条,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以食品安全风险监测和监督管理信息、科学数据以及其他有关信息为基础,遵循科学、透明和个案处理的原则进行;
 还有第六条,任何部门不得干预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专家委员会和食品安全风险评估技术机构承担的风险评估相关工作。 
忘了说一句,碘盐的评估,是那个机构成立以来接的卫生部的第一单活儿。 看着看着,我忽然觉得,这样的规章下来,卫生部,需要是一个多么崇高和自律的部门呀。一方面,他得罩着,使任何其他部门都不得干涉他手底下的一个小小的**评估委员 会的工作;另一方面,他得保证自己委托的那个机构遵循独立、公正的原则工作,即使这些可能跟他自己利益相关。但倒回头来想,这么专业的东西,的确,不易找到合适的机构 去监督他们。
我想起丁香园上有人讲:“中国平均学历最高的部委机关”,卫生部呀,叹...
 再回到十几亿同胞的愿望吧。其实大家的情绪后面,非常清楚的一个事实,所谓的要求选择权,不过是对处处管制的指令性政策,给垄断性行业创造丰厚利润的不满。然而,加碘真的是这一切万恶政策的源头吗?
    
打破盐业垄断——我一直觉得,碘盐不是垄断的原因,只是个借口,是一只无辜的替罪羊羔。没有垄断,对加碘工作的进行,会更有好处。只是,上下5000年,这个国家可以上得了明面的盐,一直都是官盐。打破它吧,我很赞成,但原因要想清楚:比如说,“为了更好地推广精细化加碘,我们必须废除食盐的垄断专营”。
   
要求国家赔偿、道歉?这是政治问题,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我就不谈了吧。当时,我只是做了我惟一能做的,调查了所有关于碘盐安全性的数据、结论。最终,从科学上,我得到了结论:碘盐很不幸地辜负了大家的期望,它并不是三鹿奶粉。

另:采访细节上,碘盐问题有关的一个重要研究者,滕卫平本人,我并没有联系。2003年,滕升任辽宁省副省长。我认为,一方面,他的官员身份不容易联系和采访;另一方面,我很警惕官员科学家,我想,他科学的一面至少会在论文中。相比一个官员的口述,我更信任经过学术界认可的学术论文。
我认真阅读了滕1999-2002之间的大部分跟碘盐有关的学术论文;读了他2006年作为第一作者发表的NEMJ,也读过了他在最近(2010年)的一篇“碘营养与甲状腺疾病”,在2010年的新的文章里,他说“建议国家卫生部成立由地方病学、内分泌学和盐业部门共同参与的监测体系, 定期交流信息 ,及时修改政策。发挥我国政治体制的优势, 保证我国防治碘缺乏病的事业健康发展”——这好像是他始终的观点。  

碘盐的稿子见此:http://news.sina.com.cn/c/sd/2010-08-13/13342089158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