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会的糟糕有点惨不忍睹,可我不致于如此的难过,一来同事们对往届活动触目惊心的控诉早早给我打了预防针,再者来的人中没有我需要全权负责的人,即没有直接的客户或者朋友。可是老板和同事是郁闷了的,在不知所谓的夜宵桌上,在幽静舒适的山房内,酒光灯影,买醉。无奈现场又有外人在场,二家属、一客户,所有的不满与惶恐都压抑在交错的杯酒之间,高酒精的百威,冰冷的刺喉,与每人干上一杯,清不明白的道理,最后在幼稚的敬酒后离开。
真的有些醉了,怎么有种晕眩的快感,瘫倒在我男人的怀中一觉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