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衣服投入洗衣机,摁下那几个编程的按钮,人们就可以放下一堆脏衣服不管,任凭那么多脏衣服在一起掺和,揉拌,纠缠不息,直到最后送出来一件件干干净净留着洗衣粉香味的干净的衣服。有的时候,在一起搅和的不是脏衣服,而是我们精彩各异的思想,在一段或短或长的时间里面,保持着或站或坐的姿势,大家悠闲地坐在一起聊天,吹牛,最后兴致都差不多了,大家一拍即散,带着refresh以后的观点和想法继续过自己的日子。

我喜欢跟朋友一起聊天,吹大家喜欢的话题。在和朋友聊天的时候,我要么会是成为聊天全局的主导者,要么我会做一个非常好的听众。这一点我比较像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司机要么就是特能侃的那种,要么就是特别闷,一路上都听着路况广播或者听客人聊天,是不是插上一两句然后又是金子般的沉默。这段时间我经常在各种地方和朋友们在一起聊天,有洗完澡坐在一起吹的,有边喝酒边叙旧的,也有空着手跑到老麦或者KFC里面整下午整晚上地坐,通常可以放肆地笑,永远都不缺夸张的表情,搞怪的对白。每个人在聊别人的生活的同时,潜意识里面都会想到自己的事情。兄弟伙子在一起基本上是无话不说,都是一路上大家互相看着慢慢长大的,什么话都敢说,什么屁都敢放;高中同学在一起聊天,通常是高中那些可爱的人搞笑的事;大学以后结识的朋友,大家多会聊聊工作,感情,娱乐消遣,偶尔还要装B谈谈人生。

聊天通常是随意地开始一个话题,上天下地,忆往论今,不亦乐乎,时而手舞足蹈,时而扼腕叹息。很多文人雅客为我们勾勒了富有诗意的聊天场景,太阳光温柔透过窗棂照进屋子,在靠近窗口的地方摆着一张茶几,新沏的绿茶升腾着妖娆的水汽,朋友们靠在沙发或大大的椅子上,嗅着茶香,谈笑风生,忆同学少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我更喜欢在随便的场合,哪怕只是和朋友两个人站着一根烟的工夫,都要聊聊近况,谈谈打算。

很多时候我们不会刻意地为了某一件事情聊天,只是随便地说随便地想,点到什么事情就是什么事情。聊天的时候通常伴随着思考,思考的同时又通常伴随着争论。喜欢聊天肯定是喜欢开始思考生活,开始思考生活肯定意味着不再单纯,不再单纯就是逐渐成熟。所以从来也没有看过小孩子们喜欢坐在一起围成一个圈聊天吹牛。

有聊天就会有争论,很多时候我们不是必须坚持自己的想法,我们也不是必须颠覆自己的想法。约翰·密尔顿在《论出版自由》里面引用过“法兰西思想之父” 伏尔泰的名言:“我不同意你的每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我们这些二十出头的愣头青年,恨不得对于人生这么深奥玄妙的东西每一天都有一个新的想法,但是我们还是愈加乐此不疲地讨论生活。有时候大家甚至可笑到这种程度:今天鄙人对道家思想比较感兴趣,在下喜欢谦和一点的生活态度;明天老子又想做一个朋克,就要骂这个操蛋肮脏的世界。也许随着思考的继续,变化的更替,最后终于找到自己的坐标,终于心安理得地生活了。不可否认,和朋友的聊天交流在我们生活态度的形成上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想起了话剧《玩偶之家》中,海尔茂和娜拉有这样的一番对话:

“你说话像个孩子,你还不了解你所生活的这个世界。”
“是的,我不了解,但是现在我就要走进这个世界,我一定要证明到底谁才是对的——是这个世界还是我。”

——————————

You Know You Are Right.
                             Kurt Cob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