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玫瑰10号和11号晚夜间发烧后, 精神不是特别好,不思饮食, 肚子有点儿水响,poo-poo不是很对,似乎之前吃的东西都没有消化。这状况持续了两天,两天后还是不思饮食,但精神好多了,没有预期中的拉肚子,估计几天只喝母乳和米汤,没啥可拉的。慢慢恢复到 16日夜间又发烧了, 体温不高,凌晨3、4点才开始。

    17日周五一天都不精神,粘人,不爱玩,不爱吃东西,有点儿低烧。外婆打电话到办公室,我就说给她吃点儿她爱吃的巧克力,这是发烧期间第一次接触巧克力。第一次发烧的星期五晚上在CC吃了巧克力蛋糕。傍晚我回去后,她喝点儿奶还是不怎么High。我工作一天加上晚上睡眠不好,确实有些头痛有些疲惫,遂让外婆再接着带一会儿我去眯一觉。好不容易睡着了没几分钟,就听见小家伙在闹,外婆说了句:“一天了都不下怀,我抱得心发慌。”我一下子睡意全无,赶紧下楼抱孩子。

    晚上我做好了心理准备她体温要继续上升。果然,夜里体温一直升,12点多时耳温39度,一醒来就要喝奶。哎呀,我哭呀,好不容易断掉的夜奶是彻底复辟了。她浑身发烫,可脑子还挺清楚的,醒来喝奶时还呀呀话多,一会儿说外公睡觉打呼,一会儿数数。
我听见她顺口溜地数1、2、3,4、5、6,7、8、9,我暗自发笑。想我古时候碰到脑袋了我就数数,看自己有没有摔傻掉,呵呵。这小妞儿是我亲生的。看她脑子倍儿清楚,我就没有给她检测体温,也没有给退烧药,她就一直发烧,一会儿就醒了,醒了就喝奶。

    早晨8点多起床,汗出后没有退烧,只是低烧。然后,我就发现她背上出现大块大块的红斑。她精神头儿不错,我就冷静地和外婆说观察一天再看,要是去看医生,这星期六也只能看急诊。我交代一番就去学校了。中午接到外婆电话说,必须去医院,体温又起来了,满脸满身的疹子,她痒得直挠。我急忙回家带她去了急诊。急诊中心一如既往的人多,我们等的时候,她体温又降了些,疹子就淡了很多,脸上也没有了。她精神可好了,看见小Baby就要过去看人家,隔着玻璃对着外面喊,“Hello,来”。轮到我们的时候,已经下午3点了,医生看了看说是Hives荨麻疹,让我们买了外搽药和口服药,都只是止痒的。

   到家后,我看她哭闹,我又给她吃了一颗巧克力糖,她刚一吃完,一下子又开始满脸满嘴的红疹子。哎呀,莫不是巧克力过敏?赶紧把家里所有的巧克力都收起来了。过敏是荨麻疹的最大可疑起因。

    晚上,8点钟,她的疹子又现了一次,好吓人呀,满脸都是。她也痒得哭、挠。我只好给她涂外搽的药,外婆说必须吃口服药,否则不能有效止痒,孩子受不了。我想了想还是忍住了,不能轻易让她吃药,能止痒的口服药应该有激素吧,不能轻易上了激素的贼船。我就抱着她,摸,吹,奶她睡觉。她这一喝奶就发热就更痒了,很遭罪,没办法,得扛一扛。夜里她睡眠还不错,只闹了一次,其他的就是频繁夜奶。星期天早上起来,疹子少了很多。一整天疹子也没有大规模出现。晚上的时候,零星散落地出了一些,很快就没有了,其它地方又出,就这样。小家伙精神不错,就是不吃东西。三个月好不容长出的一斤肉肉一个星期就瘦没了,我哭。

   今天第四天,疹子基本没有了,只出现几个小的。胃口恢复了些,吃了点儿外婆做的饼。到底是什么引发了荨麻疹,我们还不是很清楚。如果是过敏的话,那除了巧克力,就没有其他可疑对象了。如果是发烧引起的荨麻疹,那就是说荨麻疹和发烧,到底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大意了些,想着她也这么大了,我们没有遵照循序渐进添加食物的原则。另外,由于她一直胃口不开,所以只要她想吃的我们都给。深刻教训!

    和好友琳讨论过查过敏源的事情,她家小姑娘由于过敏体质遇上病毒疱疹,去了多伦多著名的sick kids hospital 才确诊,当下就住院了。她说小孩子查过敏源也挺受罪的,身上扎针,把容易引起过敏的东西一一排查,我想着有点儿害怕,等小玫瑰大点儿,我闲下来后再做些相关搜索确定下要不要去查过敏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