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青年旅店+王朗:傻鸟开腔系列演出 深圳 广州 站

                                       image

时间:2009年2月12日 晚9点半

地点:C : UNION 一渡堂(深圳市南山区恩平街华侨城创意园F3栋,OCT LOFT, EN PING JIE, NANSHAN DISTRICT, SHENZHEN)

票价:40

时间:2009年2月13日 晚9点

地点:广州市水荫路115号城市会喜窝酒吧

票价:40

王朗长期混迹中国石家庄的美国酒鬼,万能青年旅店乐队不定期的客座长笛乐手,民谣唱作人。参与了中医式汤姆威茨,爱尔兰科特考本与衡水Screamin Jay Hawkins的混合、发酵。

万能青年旅店

石家庄土著跟外来人口组成的摇滚乐队,90年代组队,02年更名,稳定的四人组,不定期待客的大乐队。曾蒙受盲瓜(The Blind Melon)等90年代美国非主流摇滚乐队感召。乐手中亦有爵士布鲁斯和迷幻噪音爱好者。

乐队风格难以被精确归类,一度因铺张渲染被误认作后摇滚学徒。音乐大致上有民谣,非主流和老摇滚的投射,有诗情叙事和开放编曲的方向。明亮,浓烈,幽深,伤心均可视作其关键词。

歌曲成品不多,篇幅较长,正在录制唱片。06年网络独立发布不插电单曲《不万能的喜剧》,据说爱它的人很多。

单曲视频及试听下载:http://www.douban.com/artist/omnipotent/
乐队部分资料、废话、图片请见博客: trident.blogcn.com
另有豆瓣小组:http://www.douban.com/group/omnipotent/

演出乐手:

董亚千:曲,吉他,唱
姬赓:词,贝司
史立:小号
小耕:鼓
王朗:南美笛

乐队部分歌词如下:

《十万嬉皮》

大梦一场的董2000先生
推开窗户,举起望远镜
眼底映出,一阵浓烟
前已无通路,后不见归途

敌视现实,虚构远方
东张西望,一无所长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文不能测字,武不能防身

喜欢养狗,不爱洗头
不事劳作,一无所获
厌恶争执,不善言说
终于沦为沉默的帮凶

借酒浇愁,不太能喝
蛊惑他人,麻醉内心
浇上汽油,舒展眉头
纵火的青年,迫近的时间

大梦一场的董2000先生
推开窗户,举起望远镜
眼底映出,一阵浓烟
前已无通路,后不见归途

《杀死那个石家庄人》

傍晚6点下班
换掉药厂的衣裳
妻子在熬粥
我去喝几瓶啤酒
如此生活30年
直到大厦崩塌
云层深处的黑暗啊
淹没心底的景观

在八角柜台
疯狂的人民商场
用一张假钞
买一支假枪
保卫她的生活
直到大厦崩塌
夜幕覆盖华北平原
忧伤浸透她的脸

河北师大附中
乒乓少年背向我
沉默的注视
无法离开的教室
生活在经验里
直到大厦崩塌
一万匹脱缰的马
在他脑海中奔跑

如此生活30年
直到大厦崩塌
云层深处的黑暗啊
淹没心底的景观

《揪心的玩笑和漫长的白日梦》

溜出时代银行的后门
撕开夜幕和喑哑的平原
越过淡季,森林和电
牵引我们黑暗的心

在愿望的最后一个季节
解散清晨还有黄昏
在愿望的最后一个季节
记起我曾身藏利刃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
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来到自我意识的边疆
看到父亲坐在云端抽烟
他说孩子去和昨天和解吧
就像我们从前那样

用无限适用于未来的方法
置换体内的星辰河流
用无限适用于未来的方法
热爱聚合又离散的鸟群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
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越过淡季,森林和电
牵引我们黑暗的心
就在一瞬间
握紧我矛盾密布的手


《不万能的喜剧》

哎,愉快的人啊
和你们一样
我只是被诱捕的傻鸟
不停歌唱

哎,悲伤的人啊
和你们一样
我只是被灌醉的小丑
歌唱


《秦皇岛》

站在能分割世界的桥
还是看不清
在那些时刻
遮蔽我们,黑暗的心
究竟是什么

住在我心里孤独的
孤独的海怪
痛苦之王
开始厌倦,深海的光
停滞的海浪

站在能看到灯火的桥
还是看不清
在那些夜晚
照亮我们,黑暗的心
究竟是什么

于是他默默追逐着
横渡海峡,年轻的人
看着他们
为了彼岸

骄傲的,灭亡